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拔杯】【福华】【ooc预警】【混合同人】

Holmes&Watson vs Hannibal&Will

中指:第一次写拔杯和福华!非常开心!

设定是阿比盖尔和谋杀夫夫在一起去伦敦过日子(毕竟休是英国人),老汉只是薇薇喜欢英国才来的,在这期间老汉觉得无聊就找点脑力游戏,就来找福尔摩斯来玩了。

看我是怎么挖坟的……还是秦始皇陵规模的……

敏感词要弄死我……只能用唉字来表达我的心情,看的时候自动删去唉。

(1)邀请

在送走第八个客户以后,约翰•华生一屁唉股坐回他柔唉软舒适的大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喝了口茶,拿起一边一摞郝德森太太放在桌子上的信件,看看有没有值得放在刀尖上的人名。在过滤了大部分垃唉圾广告后,他开始把信上的名字一个个扔给那个在电脑面前飞快地打着字的计算机。

“威廉……”

“不,我不会帮他查婚外情的,即使他是皇室成员也没戏,发纸质信也没用,烧了。”

“奈特莉…”

“她老公没出轨,只是吸毒而已,没趣,烧了。”

“迈克尔……”

“这个人唉渣想借我名声澄清他没有潜规则女孩子,我已经通知鲍勃——”

“格雷格。”

“哦,管他呢。”

“布莱德利……”

“继续。”

“布莱德利•库伦”华生终于有打开信件的机会,连忙拆开信封读了起来:“尊敬的福尔摩斯先生……”

“我晕哦,是粉丝,烧了,无趣。不得不说你手气真是烂极了,华生。”

这关手气什么事。华生嘀咕,突然看见下一封信的名字,笑了起来,笑得夏洛克头皮发唉麻:“那是谁?”

“施虐女王。夏洛克,我手气是差,可这次是抽唉了支好签。”华生看着一瞬间跳过三张椅子冲过来的夏洛克笑道。

夏洛克拿着信又飞快地跑回原来的椅子上,边拆边嘀咕:“发短信不就好了。”飞速地从里面拿出了所有的东西,华生依稀能看见那是那种a4大小高清无唉码照片,夏洛克看了一眼马上塞了回去,扔到了抽屉里。“那是什么?”华生好奇地问。

“没什么。”夏洛克面无表情地回答,可是脸上那两团红晕出卖了他,华生一下子懂了,大笑起来:“噢,夏洛克,我可不傻。”

夏洛克瞪了他一眼,刚想开口说什么,一开口就是艾琳艾德勒的专属铃唉声,夏洛克马上拿出手唉机,飞快浏览着信息,红着脸小声说了句:“读你信去。”

华生笑着转了回去,继续读:“沃尔夫冈……”

“他男朋友没病,也没出轨,只是给他准备秘密生日聚会而已,德国的信都来了,这些老古董就是不会用电子邮箱是吧,无聊,烧了。”

华生沉默许久,久到夏洛克觉得奇怪,他抬头,发现华生在惊讶地看着他。

“对,就是他的(his)男朋友。天啊,华生,这可是腐国!你不会觉得难以接受吧?!”

华生还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又低头看看手上已经拆开的信件内容,再看了一次署名的时间,“沃尔夫冈阿玛徳乌斯莫扎特,这可是来自1776年的信件。”

“那又怎么样!无聊死了!管他是丘比特还是芬多贝——贝多芬?管他呢——就算来自两千年以前都不接!”夏洛克无理的大喊着,看来夏洛克缺乏的不只是星空的知识,还有部分历唉史的。

华生挠了挠头,把那封1776年的信封放到了一边,还回想着夏洛克说的话:男朋友?出…出轨?古人这么潮的吗?心不在焉地读了下一封的名字。

“汉尼拔……”夏洛克没有回应,默认让他读完字,“汉尼拔•莱克特和威尔•格雷厄姆,没想起任何人?”华生反应过来,扔出了一个问题,用的却是试探他的语气,得到了夏洛克的经典回答:“没有,有也被我删了。”

“你不应该删的,格雷格说这是一对探案能力能比得上我们的搭档,而且……”华生看着他,眯着眼睛颇有深意地说出了下一句话,“人家是夫夫档。”

夏洛克没注意到华生说的后面说的话,只注意到了前面关于探案能力的部分;“比得上我们?切,苏格兰场那帮废物,到最后还不是得找我们。”夏洛克这么辛辣地说着,华生不舍地再说了一遍:“人家是夫夫档。”

“那又怎么样?”夏洛克不解。

“人家人气比我们高。而且他们是从美国来的,跟苏格兰场有点不同,才两个月,处理案唉件已经有十几件了,而且人家还不挑案子。特别是威尔格雷厄姆,听说只有他在,所有案子就能在两天内被解决,再而且听说人家帅气又温柔,不像某个反社唉会人格疯子,讨人厌又挑剔……”

“那你是觉得我比不上他?”夏洛克听出了华生地暗意,有点不服气。

“嘛……我只是说我们的地位有点危险,我也是听格雷格说的,不知道是真是假,倒真想见见真人。”华生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敷衍地应付了一下他的醋意,打开了信,笑了起来,向他挥着那封信:“你还说我手气不好,这就是邀请函。”

“哦?怎么说的?”夏洛克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打着,头也没抬地问道。

“尊敬的h&w,我们诚恳地邀请……”

“说重点。”

“我们的工作上可以说是同事,您的大名我也早有听闻,更何况令爱罗莎蒙德与我们的女儿阿比盖尔也是在学校极好的朋友……”

“重点!”

“我们诚挚地邀请您们在这周星期六晚上六点与我们共进晚餐,我们会派车……简言之就是请我们去吃饭。星期六,星期六,我记得罗莎跟我说过……”

夏洛克没有理会他的喃喃自语,一把抢过信,先是粗略地瞥了一眼那印刷出来一般的手写体,又在光线下仔细观察着笔迹和纸,像狗一样嗅着纸,接着放进嘴里咬了咬。得出了结论:

“是个有钱人家。”能吃顿好的,华生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

“呃,这个应该不用推测了。”华生走向窗边,望着楼下。

“为什么?”夏洛克抬头问他。

“人家的宝马就在楼下等着我们。”

夏洛克也靠过来看着那车,看了许久,慢慢吐出两个让华生胆战心惊的字:

“有趣……”

华生惊恐地看着他,可他根本没看到他表情,像打了鸡血一样跑向衣帽间,“约翰!快穿上战袍!游戏开始了!”

华生扶额:开始你个头,我就想好好吃个饭行不行。

他们五分钟就之内就穿上了正装,往楼下跑去,罗莎已经在车里了,穿着校服 , 应该是刚放学,跟一个叫阿比盖尔的女孩子聊得热火朝天,显然是等了他们许久,罗莎颇责怪地看着他们,也料到他们是在最后半个小时才看到邀请函,——即使她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但当时显然是没一个在听她说话,虽然华生当时还应了她几声,但明显是得了夏洛克真传,把她的话全过滤掉了——身上的西装歪歪扭扭的,显然是太着急了。

她只好不好意思地跟阿比盖尔解释:“他们都很忙。”得到了阿比盖尔十分善解人意的微笑。

阿比盖尔给了华生很好的印象,这个女孩子有着一双海一般湛蓝的眼睛,巧克力颜色浓唉密的棕发,颈上系着一条丝巾,盖住一条若隐若现的骇人伤疤,脸上却充满一种乐观的神色和身上有一种十分讨人喜欢的气质,一举一动都透露唉出良好的家教,用的语句虽然孩子一样,谈吐的语气却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显然是被严格地训练过。华生不得不感叹大户人家的家教,对目的地也十分期待了。

夏洛克也兴唉奋地像磕了药一样,难得热情地自我介绍了,可是这就意味着这可能变成一件案子,而他还看不出哪里有变成案子的倾向,而夏洛克这个混唉蛋又拿出那一副“每个人都知道”的嘴唉脸,他在孩子面前也不好问。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罗莎也参与进来,剥夺了她正常生活的权唉利,连到朋友家吃个饭都得探个案,这对她不公平。

虽然她迫不及待地像成为他博客里故事的一员,而且也确实继承了他母亲的聪明,在夏洛克的影响下,学习到的演绎法比他还多,夏洛克也说她是一个比他(华生)更好的助手,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看见她似乎没有继承自己吸引危险的能力,还是松了口气,并决心要让她远离战场,让她度过一个正常的童年。

这么保护了她十七年,惊险的案子很多,但他没让她参与过其中任何一个,可是现在似乎她就处在这个事唉件中唉央,他真的不希望这变成一单案子。

现在还没有什么变味的感觉,一切平和,他只希望那台计算机算错了。

【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晚宴而已,别紧张。】他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是夏洛克从没出过差错,以前几次他认为他错了,到后面都被证明是他错了,每一次都是,只怕这一次也是。他拍了拍藏在衣服内袋的手唉枪,缓解不了紧张,但能告诉自己做好了所有能做的准备。

车子缓缓开入一幢府邸的花园,在府邸的门口停了下来,华生发誓这是他见过漂亮的房子。

这栋建筑虽然没有麦克夫俱唉乐唉部和白金汉宫的豪华,但是却有一种别致的精致,整栋建筑与花园巧妙地连接起来,爬山虎之类的植物爬上窗户,开着各种美丽的鲜花,植物的藤和枝攀着暗色的墙壁,像是从森林里长出来的屋子一般。这一切都得益于这栋房子的设计,用的配色和结构都十分和谐。

就连夏洛克也说:“我想认识一下设计师,让我哥和那些什么皇家设计师那帮蠢货知道不是什么东西非得贴金子才漂亮的。”

阿比盖尔笑了笑,打开了大门:“想认识的话就快进来吧!大设计师在里面等了很久啦!”

一开门,他们不得不再次赞叹屋内的设计的品味和宽大,所有物体和家具的摆设都显示出这个家的主人是极高品味,而它的一个门厅就有他们公寓这么大了,虽然知道如果夏洛克想要,也能有这样的一栋大的别墅,可是品味是没法复制的。华生不得不为自己穿的廉价西装与这豪华的家如此不相符而焦虑,而夏洛克则显得心大,但毕竟他有过包着床单就去白金汉宫的奇幻经历,况且他现在还穿着衣服,他可没有必要焦虑。

还没有大人出来迎接他们,这很奇怪。阿比盖尔也有点迷茫,她叫他们在起居室坐着等一下,自己就去找大人去了,华生在这期间感到了比在艾琳艾德勒房间里等警唉察还尴尬的气氛,罗莎在生他的气,不跟他说话,夏洛克也不知道去哪了。

还好阿比盖尔一会就回来了,“父亲在做菜呢,准备工作出了一些小问题,耽误了一会,非常抱歉,他一会就来。”阿比盖尔有礼的道歉让他感觉亲切了许多,夏洛克也不知道从哪回来了,两个女孩子马上又聊了起来,华生也趁机问情况。

“你去哪了?”

“观察地理位置。”

“你有病吧!我们这是在人家家里吃饭,不是来探案的。”

“这家人有问题,现在我不能跟你说,我只能告诉你我什么都没发现。”

“那是因为人家根本就没问题!”他这么对他说,同时也这么对自己说。

“什么都没发现才有问题!仓库里脚印和指纹什么都没有,可是一切都在表示那些都被近期用过,难道是鬼不成?”

“也许人家爱干净呢?”

“爱干净到这种程度?指纹都不许有?其他物品都有指纹,只有那些可以做凶器的常用工具没有指纹。”

“得了吧,人家也是苏格兰场的人。”

“那如果他们破的案就是他们自己做的呢?你怎么没想过为什么这么快可以破几十桩案子。”

“你也是啊,之前还被同样这样指控呢。”

“我不同!那是…”夏洛克马上住嘴了,看着他的身后,华生回头看,大人来了。

那个男人穿着一套有暗纹的暗蓝色西装,里面穿着一件水蓝色的丝绸衬衫,搭配一条孔雀羽毛花纹的领带,头发整齐地往后揽,英俊的脸上虽然已经有了风霜的痕迹,但是却不显老,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反而更有韵味。华生和夏洛克都被镇住了。

阿比盖尔立马起身热情地走向他,亲唉吻了他两边的脸颊。阿比盖尔把他引向他们三人,夏洛克突然在身后抓唉住了华生的手,往后拉着,他奇怪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在十分惊恐地盯着那个男人,手心全是汗。

那男人先向近处的罗莎问了好:“很高兴再次见到您,美丽的罗莎蒙德小唉姐。”他说话时,罗莎看着他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崇拜,那崇拜甚至超过对于夏洛克的,他也亲了亲罗莎的脸颊,罗莎脸红了,羞答答地回应:“我也很高兴见到您,汉尼拔先生。”

被叫汉尼拔的男人在罗莎的引领下热情地伸出手向他们走来,夏洛克把他的手握地更紧了:“这肯定就是福尔摩斯和华生先生了,我是汉尼拔•莱克特,很高兴认识你们。”他没有像其他人经典地用“大侦探和他的博客写手”来标榜他们,这让华生对他十分有好感,处在近处的他很自然地伸出没被夏洛克握住的右手,去握他的手。

这时,愣在一旁的夏洛克突然猛的一拉他的左手,大力到让他后退了一步,错过了那快要握上的手,夏洛克一步上前,把他护在身后,握住那只手,八颗牙齿全唉露地笑着。

“也很高兴认识你,食人魔先生(Mr. cannibal)。”

中指:一如既往的渣文笔,写得很薄……

让我仔细想想怎么写下去啊啊啊啊啊脑子不够用了……

等我看多点书先……

评论(39)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