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26个字母小故事 c~d

a~b

blackmark

cat【猫】

萨列里很喜欢猫,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

特别是黑猫,据他自己所说,是因为黑猫即使掉毛也不会在在他衣服上很明显。

“这就是你偷《猫》剧组的服装的理由?快还回去!丢人!”

原本一头金发的莫扎特不想带假发,就不知道在哪弄了一些染料染了黑色,头上还带着个猫耳朵,身上穿着连体的戏服,看起来毛绒绒的,但他一点都不想撸,真的不想撸。

“为什么???我也是黑色的,我还不掉毛呢,你摸摸我嘛?”

大师看了看那个往他手上蹭的黑色小脑袋,用自己用了十几年培养出来的自控力控制住了自己。

“不摸!你又不是猫。”大师语气很决绝。

莫扎特伤心又迷茫地用猫爪子挠了挠头。

但是天才如他,马上懂得了怎么做,坏笑了一下。

“那……”莫扎特清了清喉咙,抬头用闪闪发亮的棕眼睛看着他,奶奶地叫了声:

“喵呜?”

萨列里觉得他十几年的修为根本没有用。

children【孩子】

萨列里很喜欢孩子,这也是人人皆知的事。

孩子本身就是纯洁的,无畏的,是上帝派下来的停留一会的天使。

但黑猫事件让他格外谨慎,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没忍住撸了一把,此后他的严肃的形象都没有了。

他怕莫扎特知道这件事之后又会做出什么惹他失态的事情,吩咐仆人们把所有能装嫩的东西都收起来了。

“大师你在干什么呀?”当大师把正一条口水兜收起来的时候,莫扎特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吓了他一跳。

“没……没干什么。”他心虚地在身后关紧了抽屉。

“哦……先不管这个,”莫扎特没有追问下去。

该来的总会来。

“我听说您很喜欢孩子……”他靠近了一点,好奇地看着大师。

“嗯……”

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呢?是拿出奶嘴叼着,还是故意做出小孩子尖锐的童音呢?还是猛的蹲下模仿孩子的身高?

但莫扎特三者都没做,而是张开了双臂,笑得像个太阳一样:

“所以您不抱抱我吗?”

啊……

他忘了这个人本来就是个孩子。

crossover【混合同人】

“莫扎特他……很容易抽?”

“呃……用你们的话就是说很容易能一下子遇见很多个。”一个白色头发蒙着眼睛自称自己是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年轻人向他慌忙解释着。

“哦……”大师沉默思考了一下,说:“那你们多幸运……我用了一辈子才遇见一个。”

“……”年轻人对这瞬间起来的夹着嫉妒和悲伤的气氛手足无措起来,沉默着。

“那你为什么要蒙着眼睛?”黑色头发的萨列里再一次打破了沉默。

“因为我看见莫扎特就会暴走……”他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

“暴走?”大师不解。

“就是想杀死他。”他意识到了自己在这个跟他有同样名字的人面前说这个有点唐突,补充了一句:“这是我的属性。”

“嗯,我也是有时候看见他就想掐死他,让他别给我添乱。”大师颇为理解的点着头,完全误解了年轻人的意思。

“那你杀过他吗?”

“有时候不小心,杀过。”

“不小心?!杀了还会长出来吗?”大师表示这是他见过最不小心的不小心。

“长出来……呃,可以再抽……就是再遇见一个。”

“还是同一个吗?”

“是吧……记忆都还在。”

“哇……”萨列里对此表示了赞叹,“我可以试一次吗?”他突然对可以杀死莫扎特产生了极大兴趣。

“不行……御主最近都把莫扎特喂给我了,只剩一只了,杀了就没了,所以才带的眼罩”年轻人表示遗憾。

“喂……”大师再次不解。

“啊……就是提升能力。”

“提升能力?”大师沉默了一下,试图在生活中找到例子来理解这个年轻人所说的话,突然惊恐起来:“就是把莫扎特拿去煲汤补身体?!”

“差不多……就是——”

“嗨!早上好啊大师!诶?有新同事?诶诶诶诶大师你拉我去哪??”

“这是我的!你要煲汤找你的去!我也只有一只!!!”大师拉着莫扎特就跑,往后面扔下一句话,留下另一个萨列里在风中凌乱。

D

detox【戒酒】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莫扎特第三次摇摇晃晃走进他家吐了他一钢琴的时候,大师发誓要让莫扎特戒酒。

是时候在对手身上学习了。

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首先要有一只摇摇晃晃拿着酒瓶子向他走来索吻的莫扎特。

要任由他在身上蹭来蹭去,忍住不去整理衣服的欲望,也不像以往那样一把把他推开。在他抬头要吻上他的时候也不回避,而是更主动地吻了上去。

精彩的部分才刚开始。

“呕……”大师亲完之后,立马惊慌的把头转向一边捂着嘴,把准备好的一坨马赛克——意大利面,嚼得粉碎那种——吐了出来,成功得到了周围人群的注意和一个酒醒了一大半的莫扎特。

大师接过了莫扎特担忧地递过来的手帕,边擦嘴边嫌弃地发出了斩钉截铁的命令:“如果你再喝酒,我·就·绝·对·不·会·再·亲·你·一·次。”

然后抛下一个被吓懵的莫扎特就跑。

莫扎特愣了一下,喝了口酒压压惊,像是没听到他说什么。

众人慨叹烂泥扶不上墙,同情了大师一会,就各做各事去了。

完全没有料到那是莫扎特喝的最后一口酒。

dessert【饭后甜点】

“大师大师!你猜猜我中午吃了什么?”莫扎特向他冲了过来,没来由地说了这句话。

“我怎么知道——”

“嗝……”他向他打了一个超大的嗝,一阵熟悉的菜味喷向他的鼻子。

“carbonara(烤面条加干酪沙司)……”他本能地喃喃道。

“不愧是大师,这都能闻出来。哎哟!疼!”

“你别告诉我你从宫殿的另一头跑来这一头就是让我猜你中午吃什么,你下午还得作曲呢!”大师一掌拍向那个金灿灿的脑袋,气呼呼地看着这个不把自己的才能当回事的天才。

“才不是呢……”

莫扎特猛地亲向萨列里脸上的那颗痣,看着吃惊的大师笑得一脸灿烂:

“我是来吃饭后甜点的~”

death【死亡】

莫扎特快死了。

萨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连睡裤都没穿好就跑了出去。

可是还是迟了,他到的时候,床上已经盖着白布,勾勒出莫扎特瘦小的身体。

他颤抖着掀开那块盖着莫扎特脸上的白布,旁边的医生可能是觉得他是个对死者很重要的人,没有阻止。

平日总是灿烂的小太阳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那耀眼的金色从他身上消失了,不仅是金色,所有颜色从他身上褪去,只有单调的白。

他看了许久,终于哭了出来,眼泪模糊了视线,意识到了自己失态了,连忙用手帕捂住脸,挥着手让他们出去。

等所有人出去之后,他看了好久,确定没人之后才敢在他苍白的嘴唇上吻了吻,贴近他的耳朵轻轻地说出了他的秘密:

“我爱您。”

“我也爱您!”

“死”了的莫扎特突然睁开了他那大大的眼睛这么回应着,金色一下子全部回来了,憋坏了一般,发射着比以往更加耀眼的强光,充满了整个房间,萨列里被吓到了。

“你……”他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想知道您对我的感情,这是个恶作剧。现在我知道了您对我的感情了。诶诶诶诶别打脸……”

莫扎特这么没心没肺笑着说着,萨列里突然向他冲过来,而莫扎特已经做好被打的准备,因为他知道这个恶作剧会很伤人的心。

可是萨列里没有打他,而是一下子抱住了他,把头埋进了他的颈弯里,仔细地闻着他的气息,确认着他的身份,一只手还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像是怕他逃走。

“莫扎特……”他低声地叫着他的姓。

“oui?”而他本能的回答着。

“莫扎特。”

“oui?”

“莫扎特。”

“oui?”

“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他发现大师原来是个爱哭鬼。

中指:这个字母小故事我可以写一年,太好写辣。

【混合同人】是我看其他太太写的文才认识的fgo萨列里,并没有玩过游戏,但是也非常喜欢那个萨列里,可能对某些环节,像是抽卡之类的有点误解,欢迎指错~

被特许带手机来学校的我开心到爆!

评论(2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