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停更中……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不知道该说什么【日常】【真人真事】【丧】

我要给你们说一个真实的故事,其中穿插着一些我自己的一些看法,会十分自私,可能引起不适,请也不要武断地认为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因为可能写出来的东西因为表达能力问题出现偏差。此上。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做Jack——这是她的自己取的英文名——也就是我同桌。

我的同桌是个很可爱的人,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是的,她是我见过性格最完美的人。

在乎他人的感受,理解别人的痛苦,而且完全不受他人负面情绪影响,无论别人对她态度怎么差,她都是温柔待人,乐观开朗,积极向上,如果你第一次见过她,你会觉得她很做作,也就是“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这种心情。

但久了你就会发现她真的就是这样,像是我,从第一天认识她,到逐渐熟悉她,越熟悉就越恐惧,因为她真的是就是这样真诚,从未假装,有很多时候我觉得她是故意装的,到后面才发现她是真的就这么想的,就真的是为了帮别人自己都不管了,这让一直以虚假定义她的我十分羞愧。

她就是个小天使。无时不刻在关心着别人,即使是不太熟的陌生人也愿意为他的伤口到处跑来跑去找药,愿意当一个垃圾桶,尽情让别人对她倾诉,即使告诉她多么沉重的东西,她永远都是阳光的样子,笑着,像是没怎么听,有点出神,确实看上去欠揍,但绝对不会觉得“她不在乎我” ,你真的不会忍心再伤心下去,她那一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让我从许多黑暗中走了出来,让我觉得“这么小的事而已”。

她身上有一种“我不在乎你们的痛苦,但我在乎你们。”的气质,让她永远不受别人的情绪影响。

她想做一个心理医生。原因是:我身边有很多人很伤心,很难受。我不想再看着他们受苦了。

她也是一直鼓励我的人“ 我同桌要成为一个大作家!”她总是这么骄傲地对那些人说,无条件的借我手机看评论写文。写字或者画画的时候,她会突然凑过来认真地看着,然后说一句“同桌你好棒!”你也很棒你知道吗。

当然有人说她是白莲花,圣母。

每当他们这么说我就会很生气,他们并不了解她,她的善良是真真实实的,不是为了让别人的喜欢她而装出来的,即使别人误解她她还是保持自己,这就说明了这一点。

这样的人是自然是很招人喜欢的。不仅是我,全班的人都很喜欢她,二楼的男孩子都是她的弟弟们,她自由地在任何一个班和社团中穿来穿去,跟各个团长打闹,跟那些看起来超凶的混混称兄道弟。在男孩群里的她显得特别矮小,同时又格外高大,她像他们的妈妈,那些口嫌体直的男孩们,嘴里说着她像个傻子,手里拿着给她买的早餐,他们的关系我是在此前从未见过的,如此和谐,不是为女孩子争风吃醋的血腥味,而是大家都为了保护一个妹妹的合作。也刷新了我一直认定的“受欢迎的女孩子心机都重”的印象。

你也许会说她肯定很漂亮,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她,嘛,我只能说她不是漂亮,而是美丽。

长长的眼睫毛(据精确测量有1.5厘米,对就是厘米,她还因此烦恼,因为掉下来会戳眼睛里)和淡棕色的眼睛,白白粉粉的脸蛋,标准又完美的女朋友的身材,一只手就能抱住,整个人就是一个邻家女孩模板。她如果用现在的审美来说,她并没有让人震惊的突出的美貌,但让她美丽的,是气质。一种善良的气质在眉梢,眼睛,举止中散发出来,让人莫名的信任她,有安全感。

也许很难想象出来有这样的人,过于完美了,那现在,就到第二阶段,那件事。

我在几个月之前就一直想写我同桌,写的就像上面写的那样,描述她的好,她的不好,我在那时太喜欢她了,在我的心中她是完美的,而那时的她也确实是,直到再过了几个月。

我经历过的,最痛苦的几个月。

当然不是发现了她的“真面目”什么的。

而是不受别人情绪影响的她,开始影响别人的情绪。

这要从一个重要的人——她男朋友,开始说起。

像我同桌这样的好学生会有男朋友,我一开始是打死都不会信的。直到她亲口告诉我,看见了他们在一起拖着小手去饭堂。
好吧。
我祝福他们,那男的看起来对她挺好的,挺疼她的,有一次我们开玩笑般的吵架的时候她,还把她男朋友搬出来了,这说明他是可靠的。
但我并不喜欢这个男的,他是转校生,在他刚来的时候我跟他进行过一场小讨论,为什么而活着,他说为了找到真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听上去没毛病是吧,他接下来又说,所以要尝试更多的女人,不然怎么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另一半,再所以,男人出轨是正常的。

Emmm我还能说什么。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说好在我们学校呆一个月的他待了三个月都没走,他说的理由是:找到了真爱。还是挺甜的。

直到同桌第一个跟我说他的不好开始。

我同桌跟我说,他打完球没饭吃了,自己不想办法,而叫她去找那帮朋友帮忙从外面带饭进来,(我们学校是住宿的)她还真的这么做了,做完之后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我对她居然真的叫了表示了强烈谴责,并告诉她不能再有下次,那些朋友是你的朋友不是你仆人,不要让她男朋友觉得理所当然,她说好。

好个屁,之后她还是就这么一直这么做。

这简直就像康纳对汉克说的“got it”一样没用。

她在他身上的善良开到了最大,所有的事,就像这个带饭,她想到的是“他饿着了怎么办?”却完全忽视了叫带饭的那个人的心情。

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她不要这样做,因为他们是知道这饭是给她男朋友的,自然会想到她男朋友把她当工具用。

利用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好词,他们会开始认为自己也被利用,但他们知道不是被她,而是被他,肯定会讨厌他,而她是他们的妹妹,他们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妹妹跟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在一起,也许那个人爱她就会,但这只次利用是他不再喜欢她的标志,一个开始。

那个男的(她男朋友,下文用此词来代替)逐渐开始越来越冷漠,最后对她不闻不问,只有在吃饭的时候会叫她,真真正正把她当成了工具。

她向我汇报的“罪行”也越来越多。实在是太多了,都记不得全部,我就说一点。

拿自己的钱去做一百多块点发型,用她的卡吃饭,一晚请别人吃了七十块,还气势汹汹得扔卡在她桌子上问她“为什么用得这么快?!”

你有什么毛病。

跟其他女生说“我根本不喜欢我女朋友,只是玩玩而已”。

自己手机被缴了,就拿了她的手机,她叫他给他打个电话,他打着游戏说“你别吵!”

没有手机的Jack找不到他,就去一间间网吧找,找到了他,他趴桌子上睡着了,她就在那等了两个小时,他见到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来干什么?”Jack说来拿手机,她要回家,父母看不见手机会起疑心,他说“你敢拿我们就分手”见她还在那站着,吼了一句“还不走!”Jack伤心的走了,下到去看见有早餐摊买了几个包子又上去给他,他吃了包子又把她吼走。

你有没有良心啊卧槽。

近期的:他把她微信里的钱全转他自己的卡里了。Jack没钱了,打电话叫妈妈转了一百,想去充饭卡的时候又发现没钱,他才若无其事地说了句“转我卡里了”,我同桌就这样饿了一周,而且还不是一次了,他用钱来干个什么呢?花了一百多来给另一个女孩子夹娃娃。

我……还能说什么呢。

每一次Jack发信息过去,他都是“又怎么了?”

是,我知道她烦,她甚至十分钟他没回她就以为他被抓了,到处去问他下落,是,很大惊小怪,但那是在乎你,你回个“在”她就不用这么担心了,有这么难?

他们刚在一起时,全班都是反对的,他们实在是太不配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

前面说过的,他是转校的,刚来没多久,就被揭发说谎,说是同时请了四对人出来玩,挑自己喜欢的那一对去玩,然后跟另外三对说自己被自己的二婆(我们的语文老师)拦在家里, 没想到其中一对回家路上看见他和那一对玩,此后信誉便一落千丈。

但没想到就连他们把连在一起的他的告白也是个谎言。

那个男的跟另一个男孩子——和我同桌是很好的朋友——打赌,那个男的说他可以一个月内追到Jack,那个朋友说不可能,因为Jack怎么都不像那种会随便谈恋爱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接受了,现在那个男孩子已经跟那个男的绝交了,就是因为他那样对她。
而她知道是打赌了之后就问那个男的,那个男的说:“我一开始就喜欢你,随便打个赌。”

嗯,非常真诚了。

这样的关系也非常当然的不受人祝福,大家都疯了一样的劝她分手,说没有什么好结果的,那个男的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她死在一棵树上,也是噩梦的开始:“不要在意别人的评价。”

我从没这么痛恨这句话。

所有的劝告,警告,都被Jack当成“可以忽略质疑”,她相信她可以证明给我们看他们去可以在一起。

某种程度上,他们确实做到了,但只有前期是这样。在一开始的几个月,那个男的拼命宠她,把她当手中宝,一个寒假过后,那个宠她的男的死了,回来一个完全不在乎她的人,甚至把她当成了眼中钉。

而她还痴痴的等他回来,对所有的劝告都用同一个原则忽视:
“不要在乎别人的评价”

随后便是灾难,她开始向我哭诉他的种种不关心,种种让人恶心的渣男行径,他开始满嘴谎言。

她是知道他不好的,可是还是抓着不放。

于是我就直接跟她说:“他那么不好就分手啊。”

她愣了好一会,像是不敢相信我也这么说,因为之前我是保持中立的,而且抱着一种“她不想分劝也没用,她想分不用劝也会分。”这种态度。但各种那个男的行为实在让人忍无可忍,再而且同桌在近期给我的负能量都可以按吨来计了,我也受不了了,她又一句话让我绝望了,她一直在求救,却救不了她的的绝望感。

她说:“我做不到。如果以后你也这么爱一个人,你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生活的所有缝隙里,都是她悲剧的气息,我不想笑,不想写东西,因为那让我觉得我很没良心,她总是在哭,一早起来总是能看见她的眼袋,问她怎么了,又说没事,一切都变成了灰色,我没办法专心在我喜欢的东西上,却又什么都做不了,明明与我无关,但还是被感染了,她的气息感染了全班人。

在宿舍里,大家也开始评价她死脑筋的行为,竟然难受就分手啊,“圣母”、“找贱”、“自作自受”之类的词不断涌出,连我都是这么想:
“这是她自己作的。”

我永远都站不了她的角度看事情。

像是大家都很讨厌那个男的,不跟他说话,她不是想想为什么,而是这么想:你们干嘛这么针对他,他要是得抑郁症怎么办?

???

又像是他晚上去别的宿舍打王者荣耀,十一点半才回来,门是可以自己伸手进窗里自己开的,他偏要敲门叫别人起来开。大家刚睡着,都起来不想开。

她不是想到这人怎么这么任性,而是:你们怎么不给他开门,要是在外面冷着了怎么办?

?????你再说一次?


她跟我倾诉,但我不是她,可以不在乎,我把所有都记下来了,想帮她出点子,可每当我想帮她,她还是毫无原则地娇惯他。像是扔了绳子下井里,想救她出来,她却说:

井底还有人!

她还想把他也救出来,谁想人家就住井底。

她对他来说毫无原则的包容确实是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又能怪谁?

但是,她是真的爱他。

当全班人都不相信他,嘲讽她只有她信他的时候,她说:

“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他,我也信他。”

“为什么?”

“……这不是爱一个人必须做的吗?”

多傻。

是的,那个男的确实是找到了真爱:

真正爱他的人

可他从未珍惜。

大家都看出来了,开始想用他们自己的方法保护她。

她的小弟们开始一直劝她分手,还暗暗讨论要不要打一顿那个男的,她很担心,叫他们不要这么做,于是他们到处去传播那个男的行径,集中起众怒,于是他们一起劝她分手,不断逼她,但也受不了她的负能量了,不再听她倾诉。

在外界的劝分手的压力和他根本不在乎她的现实下,她崩溃了,哦不,她一直都崩溃着,应该说她更崩溃了。

她开始有抑郁的症状:食欲不振,失眠,无缘无故的悲伤,不停的哭泣。我管不了,我不是医生,我只能看着。

我也崩溃了。

她自残了。

我更崩溃了。

放完高考的假后,她回来的时候手腕扎着绷带,炫耀般白闪闪地晃来晃去。

我先是觉得她很作,为什么偏得别人看,然后,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哭得很厉害,而且很突然。

就很压抑,应该就是一种:我好没用谁也救不了的心情吧。不太记得了,那个时候真的除了悲伤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还记得自己在那时在脑里回响的声音:“凭什么?要把所有的一切扔给我,又不关我的事!”

现在打字到这里还是心有余悸,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哭完回去看她哭。

我只能抓住她的手,担心的看着她,她总是凄惨的笑笑,“我没事。”

看得出来。

很显然地我有事,我再也受不了了,写的东西比无趣还无趣,不断重复问着生命的意义,像以往一样,我放弃了,不再想救她,直接跟她说不要再跟我说有关那个男的事情。

有时,她会不说话也发出一种让人烦躁气息,每到那时,在做什么事都不可能继续下去,那个时候我会很恶毒的想:

她死了就不会影响到我了,为什么还不去死。

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是很不好的,我知道,我有罪,但在那种烦躁下,真的是没有办法忍住,对不起。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是我同桌,就在我身边,没法不看她,可是一见她我就不开心,已经是条件发射了。

她的没有原则也让我讨厌,不再喜欢她,甚至是恨了,恨她把我的生活全毁了。我之前是多么喜欢她,现在却是相同强烈的恨,我……

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写这个是想怀念一下以前的她吧,以前那个可能已经死了,她自己也说:

“那个寒假死的,是两个人。”

嘛……也许是三个?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