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ooc预警】背景音乐天使

前情回顾:

萨列里和莫扎特没注意到钟,被撞飞了。

(我也是佩服自己写的前情)

(1)

(2)

在撞飞的一瞬间,萨列里第一反应抓住响着铃的手机,然后才是莫扎特。莫扎特倒是让他省心,紧紧抱住他死死不放。

塔楼很高,下落到地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萨列里看着怀里吓得缩成一团莫扎特,跟刚才神气的天才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他有点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后颈。

莫扎特紧闭着眼睛,抱着死定了也不能亏的心,把脸用力地埋进了自己偶像的胸里,拼命呼吸着自己偶像的气息,想把这天堂般的感觉作为自己去真正的天堂之前最后的记忆。却被偶像一只手揉着后颈,安慰着,像是自己被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吓到了,而他只能无奈地安抚他。

他受好奇心驱使,艰难地睁开眼抬头看向他,只见萨列里笑着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孩子,他抱着他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即使风声很大,萨列里低沉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里:

相信自己的音乐。

【啥?】

萨列里将响着铃的手机放在嘴边,轻轻说了句什么,这次风声彻底吹散了声音,莫扎特什么都听不见,却惊奇地看见萨列里身后发出了光芒,一双洁白的翅膀在他身后展开,有力地扇动着,扇起的风比下落的风还大,他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下落缓缓停下,变成了上上下下的如水一般的悬浮。

莫扎特感觉自己的姿势也慢慢变成了公主抱的姿势,——大师这么主动?——他张开眼睛,害羞地看向那个每一个甜蜜的公主抱中男主角脸的位置,打算来一个经典的英雄救美后女主角的经典表情。

当他睁眼看向那个方向的时候,在那的就是大师冷漠而又帅气的脸,大师确实是在公主抱着他,可是,情况有点奇怪,他是坐在大师的大腿上的,中间还夹着一个……一团……一团马赛克。

对,就是一团马赛克,还不是方块那种,而是特效师皮了一把用了什么涂抹工具把它抹成一团像个调色盘那种,依稀能看见五官的位置,透过毛玻璃看的那种感觉,浑身散发着金光,一双翅膀也是他的,能辨认出脸旁边的头发是金色的,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眼过去甚是渗人,像是长着眼睛的一团烟雾,他吓得差点翻下去。幸亏大师反应快,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充当了安全带的作用,才没让他从这大概有50米的高空掉下去。

他花了一点时间才弄清现在是什么情况:现在是有个金发的马赛克男(姑且这么叫他)公主抱着大师,大师公主抱着他。总之,就是一个三个人的公主抱。

“嘛……”大师看着对现在情况十分茫然的莫扎特,解释着:“这就是我的能力。”莫扎特更不懂了,迷茫地看着他。

不愧是萨列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说话还得经过深思熟虑,他思考了一下:“用你们年轻人的话就是:音符实体化。我可以把一段音乐实体化,把它们变成它们实体的、符合他们本身的形象。这个就是你那段的音乐实体,是非常罕见的非自然物种,是天使。”

看着莫扎特一脸“这团马赛克是天使?”见了鬼的表情,大师解释:“音质不高,显示出来也就这样了,能实体化都不错了。”大师伸出手摸了摸那团马赛克的脸,证明了它是有实体的,那团马赛克撒娇般往他手上钻去,惹得大师笑了起来,莫扎特看着那个笑,莫名地有点嫉妒。

“您跟他很熟?”他努力让这句话不要带上醋意。

“非常熟,无聊的时候就叫他出来玩。他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连脸都看不清,还孩子呢。】莫扎特撇了撇嘴,这么想道。

萨列里突然笑着看向他,他的嫉妒一下子收不起来,全部暴露在萨列里面前,但萨列里像是没察觉到一般自顾自地说道:“就像你一样。”

莫扎特红了脸。

【宫里的人都这么会撩的吗?】

“嗯哼。”突然一声咳嗽声打破了这暧昧的氛围,是那团马赛克。“您还没给我介绍这位先生呢。”那团马赛克居然开口说话了,声音也是如同失真般的嘶哑,仔细听,确实是有点莫扎特声音的影子,这时却带着强烈的嫉妒和恶意,让莫扎特一瞬间就判断为敌人,开启了攻击模式。

“这是……”

“沃尔夫冈阿玛徳乌斯莫扎特!”莫扎特抢答。

“也就是你的……”

“爸爸!”萨列里还没说出“缔造者”三个字,莫扎特就换了个更容易懂的词上去,他马上感到了一阵不详的气息,但还是晚了。

“谁是你儿子!我是萨列里先生造的!”马先生大喊着。宣告战争的开始。

“就长你那样,还是别给大师丢脸了!如果你出去说我造的还行,我还可以说是我喝醉酒了吐出来的东西不小心粘乐谱上了,大师可不行!因为大师吐东西的声音一不小心造出来的东西都比你好看!人家不要面子的啊!”这显然是戳中了马先生的痛点,他生气了,回击:

“你又以为自己有多好?你个只有一米六的矮冬瓜!上台拿着指挥棒人家还以为是十岁的哈利波特在跟蛇斗法呢!拿着魔法棒去魔仙堡去吧!比尔博!”

【我就不该给他看这么多电影。】大师后悔。

“我是哈利波特你就是伏地魔!不过人家还好,有个眼睛有个嘴,你呢?!就一团马赛克!你是犯罪嫌疑人怎么的?还是脸丑到无法显示了?”

夹在中间的萨列里很痛苦,这两人的声音都十分尖锐和沙哑,本来被训练成错音检查器的耳朵在这时把他们的声音的毛刺都放大了,几乎要聋掉。而且莫扎特这个龟孙还在他大腿上动来动去,他能感觉刚才吃的饼干和咖啡在肚子里摇晃着,几乎要吐出来了。

“我丑还不是你造的?!物随主人!咱两彼此彼此!”

“又承认是我造的了?来来来叫声爸爸。哎呦我去!”

出生没两个月的马赛克天使没什么吵架的经验,出于本能能挡住莫扎特的几招已经非常不错。在这场“辩论”中,他是惨败了。可是莫扎特忘了他的处境,虽然没有创造者的经验却又着同样调皮,而且有着同样不服输的天性的天使,一气之下趁他不注意快速地扣住大师的腰和膝盖,把莫扎特抛了出去。

还好又是大师的反应快,本能地把已经腾空在半空中完全失重的莫扎特扯着衣领一下子抓了回来。一阵颠簸萨列里差点没吐出来。

“卧槽你干嘛?!”莫扎特惊魂未定地大吼着。

“试一下摔死老爸会不会遭雷劈。”天使冷冷地说道。

“萨列里你看他!呜呜呜呜……”莫扎特成功站在了道德的高地上,向大师哭诉着。

大师的反应是给了两个金灿灿的脑袋一巴掌。

“天使,放我们下来。”萨列里很严肃的命令道。

“我不。”天使很坚定。

“别闹。”大师有点无奈。

“我生气了!你偏心!”天使像个小孩子一样发脾气,莫扎特对他做了个鬼脸,炫耀般往大师的怀里钻了钻。大师扶额。

“一周两次。”

【啥?】

“十次。”天使听到后立马反应过来。

【还带讲价的?】

“两次。”大师重复。

“十二次。”

【咋还越讲越高呢?】

“两次。”

“三十次。”

“两次。”

“四十次。”

“三次。”

“成交!”

天使痛快地达成了交易,把他们放了下来,冲莫扎特做了鬼脸,——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报复般当着他的面亲了大师一口。就化为一道光影,消失了。

大师一边平复了着翻江倒海的胃,一边感叹着回到地面的感觉真好。

“那个两次是什么?”莫扎特等萨列里平静一下,好奇地问道。

“一周叫他出来两次,我不叫他就出不来。”萨列里解释。

“他会听话自动消失?”莫扎特不相信。

“不会,只能强行。”

“怎么强行?”莫扎特很好奇。

“像是……”

大师想了想,用口哨吹了一段乐曲,那段乐曲一瞬间变成了一只金丝雀,在他手上跳动着,十分可爱。莫扎特刚想接过来看看,大师就突然发出一声磨牙声,莫扎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只金丝雀也惊恐地想飞走,一扑翅膀就像沙子一样飘散了。

“用音乐的对立面,噪音,来清除。”

莫扎特突然一脸坏笑地搓起手来,一副经典反派的样子。

大师叹了口气:“只有我发出的噪音有效,你别想了。而且他们只救我,其他人他们没有义务,像是刚才我抱着你,他抱着我,他是没有义务抱你的。”

“可是可是他们是听你话的啊,您的能力比我更适合当复仇者,你看,在战场上你随便弹一段就可以来个人,而且还是不会死的那种,如果乐曲够好的话还可能是其他的异能者,那多厉害啊!您应该用这能力去帮其他人!”莫扎特用他那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有点心虚。

“先不说要消耗多少能量。我这能力本来就不稳定。”大师开始理性分析。

像是不弹之前完全不知道一段乐曲会变成什么,大部分是动物,而且不知道作曲者在创造的时候在想什么,十分难猜。

有些听起来像是蝴蝶,安安静静的,实体化之后却是大象,确实是安安静静的,一下子挤爆了他的房间,叫人来修理的时候还得编个理由,像是做实验爆炸了之类的。

而且他想他们来他们就来,但如果他想他们别来,他们还是会来。

上课时弹着自己的曲子做个示范,弹着弹着就满屋玫瑰花,十分苦恼。唯一好处就是弹古人的曲子,大部分都是人型,他可以跟那个人聊天抓准弹奏时的情感和风格,可是那个人也会出来玩上瘾了,每次一弹就出来,他也不能去现场演奏了,只能录下自己的作品,而且还是在追着自己造出来的嚼着乐谱的小孩子跑来跑去的混乱场面下。

这么说来唯一好处就是审视自己的作品了,看看能不能实体化,能的话就能称之为音乐。就这样他还创造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他们听的是爽了,完全不知道他创造的时候是冒着一下子蹦出一只老虎一只鸟还有一个孩子的危险造的,他现在有特定的作曲室,是在一个废弃的防空洞里,除了冷了点之外,没什么其他的了。这还帮他熟悉了防空洞的结构,让他能轻易跑出来。

说着说着大师表情开始委屈起来,这听起来比莫扎特自己还惨,莫扎特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背。

“所以这不是你必须承担的,我知道的。”大师突然说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那些人们又怎么办呢?他们有危险我能救却不救怎么做到?”大师又开始心虚了。看着莫扎特消瘦的脸颊和重重的黑眼圈,他把自私调大了点,盖过了对生命的愧疚感,一下子调得太大,还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话就已经出口了:

“那你现在就有危险我却不救怎么做到?”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句接近告白的话了,想连忙解释,莫扎特用“我懂的”目光打断了他。

“您如果想救我,就加入我们来帮我分担一下如何?”莫扎特笑着看着他,“您不在乎人们,但您在乎我啊,是不是?”莫扎特一副抓住了什么把柄的表情,尽情使用着这个缺口,却被萨列里一把填了回去,“我还知道有个更在乎你的人,我先问问他意见。”

大师拿起了手机。

“您不能这样!”莫扎特大叫着。

最后是达成了莫扎特不得劝他去,他就不告诉父亲的不平等条约。

莫扎特噘着嘴生气地要了他的电话和签在外套上的签名,末了还在要抱抱的时候趁他不注意亲了他一口,跳上自己的飞琴就跑,真刺激。

萨列里叹了口气,为这个年轻人的鲁莽而担心,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往防空洞走去。

“我的天啊,你到底去哪了?”罗森博格是第一个在门口等他的人,一见他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检查着他的完整度。

“还‘没什么大事,勿念。’呢。”罗森博格颇为责怪地说到。

反而是周围之前一大群声称是自己头号粉丝的学生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出去了又回来了,萨列里却没觉得什么失落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好闺蜜格外暖心,没忍住狠狠地抱住了罗森博格,罗森博格也愣住了,等他放开了之后一脸嫌弃的问道:

“去哪了?惹得一身多愁善感。”

大师笑得像个孩子:

“去见了天使本人。”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

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各司其职,有序地运转着,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除了大家惊奇地发现以高冷著称的萨列里老师居然看复仇者联盟的直播了,一开始他们还开心安利成功了,可是逐渐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

大师会看着英雄们傻笑,而且还不是特定的英雄,而是所有英雄,看一个笑一次,还不是普通的微笑,而是带着粉红泡泡特效的笑,走进办公室的学生和老师都看得毛骨悚然。

你说看黑寡妇还好,人家身材好,还算正常,但是看着浩克一口咬断怪物的颈动脉迸出血浆,嘴里挂着那些器官,满口蓝色的血污大吼着“hulk!!!”这样的场面还那样笑着,这就不正常了。

不过还好,萨列里老师本质还是个很好的老师,该做的都做了才看直播,一点也不影响学生正常上课,所以学生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老师看着美国队长的大胸傻呵呵的笑着,为他们自己把老师弄成这样而愧疚。

只有罗森博格和路德维希知道真相。

罗森博格在听说莫扎特的事后,表示大师可能是疯了“莫扎特?背景音乐?天使?您不会是被钟敲傻了吧?”

而路德维希则被萨列里第三次为难着,把普通甚至是失真的音质变成SQ级别的。如果他表示不行,萨列里还会做出很伤心的表情看着他,让他心软,直到他小声地改成“我试试”为止。那时,他就知道老师喜欢的是背景音乐,而不是超级英雄。

萨列里本人则表示这是无法抵抗力,他一听到莫扎特的音乐就开心,他怀疑莫扎特的能力可以跨屏影响到别人。

得到的是罗森博格一个大大的白眼,和给苦逼的路德维希更多的家庭作业。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了,日子平淡如水,偶尔放几颗糖进去,开心一会,又立马被时间冲淡,归为平静。

直到……

平常的一天。

“你听说那个新生了吗?满分转校进来诶。”经过的学生们的八卦。

“肯定是作弊,那种难度怎么可能满分。”

确实是,卷子是萨列里出的,为的就是不让申请转校的学生被随便放进来毁学校的名声。

“听说人家是拉了一首曲子就征服了所有老师。”

这也是有可能的,萨列里当初也是这样进来的。

“切……还不是——”

“那个不就是嘛!”

突然又一阵喧闹,脚步声和起哄声直冲萨列里所在的办公室而来,萨列里连耳机里的音乐都听不见了,实在是忍不了走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只见学生和一些老师都簇拥着一个人,向他走来,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怕是什么外来的著名音乐人,才会受到这么多人欢迎。

“萨列里!”他听到了这么没来由的一声,就看见一个小小的金色脑袋拨开围着他的人群,灵活地穿过来往的人,越近越耀眼,像流星般扑进他的怀里。

“我来啦!开不开心?!”

那是莫扎特,当然是莫扎特,也只有莫扎特才会这样。不顾周围的人的眼光,一头扎进以严厉为人设的萨列里老师怀里。

【这小子药丸。】

大家都在想大师会叫他弹多少遍车尔尼时,却见了惊悚的一幕:大师愣了一会,慢慢露出了那种看直播时甜腻的笑,以为没人看见地抱紧了一点,做了个口型:

开心。

TBC.

中指:写的过程超舒服!

就是……

不知道怎么说啦,莫名的有种不完整的感觉。

谢谢看完哇。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