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停更中……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ooc预警】面无表情的大师(莫扎特视角)

(2)

“那个就是……萨萨萨萨萨萨列里?”莫扎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拦住他的达蓬特,表示有点懵逼。

“就是那个你说的又老又丑又凶又自大,喜欢装冷高冷专业是诋毁别人业余爱好是吃小孩,在暗地里喜欢掏小刀割手腕的可怜人萨列里?”

“嗯嗯嗯”达蓬特捣蒜般点着头,显然是很满意他能一下子背出萨列里的“特征”,但是莫扎特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双湿漉漉地看着他的大眼睛,觉得有点蒙。

“不像啊……”他再看向那个他刚想上前搭讪的男士。

【又老又丑?】

明明是那么漂亮的一个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他,但就是觉得只有这个词贴切。

光滑的头发被雪白的发带整整齐齐地束在脑后,量身定做的黑色的礼服在灯光下闪烁着星光,勾勒出他优美的腰线,配套的黑色袜裤紧贴着他的小腿肌肉描绘出漂亮的线条,镶着宝石的领花紧紧束着他的领口,挺直背,背着手站着。脸上有一种女士的柔美,让人不禁想去接近。

这如果叫丑的话,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好看了。

【凶?】

他看着那个男士第五次向向他问好的人鞠躬然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而那些人只是直接走过去了,看都不看他一眼,有一些还翻了个白眼。

【到底是谁凶啊?】

可怜倒是真的。

没有人找他聊天,没人问他对这个舞会的感想——这也是莫扎特没想到他是萨列里的原因,他甚至不以为他是个权贵——平时八卦的贵族们像是完全没看见他看向他那炙热的眼神一样,不好奇也不在意,只是跟他一挥手表示问好就过去了。而每一次他都回以屈身礼。

那位男士在聚会角落,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但他知道无论他怎么东张西望,他视线的终点永远是他。

他抬头看他一眼, 吃口蛋糕再看他一眼,吃块水果,看他一眼,喝了口咖啡,看他一眼,敢情他是用来下饭的。

他觉得有趣就想过去认识一下这个可爱却被冷落的男士,却被拦下来被达蓬特一脸严肃地警告这个人是那个传说凶的要死的萨列里。

就是这么一个“凶得要死”的人,在他走过去的时候紧张地搓手手,他被拦住时就那样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皱着眉看着他,看得他心都快碎了。

“不像啊……真不像……”莫扎特喃喃道。

“人不可貌相!我呸!是相由心生!你不会觉得他好看吧!”达蓬特问了一个不能有其他答案的问题,让他十分窘迫。

“呃……还行……”莫扎特不知道怎么回答不会惹到达蓬特又不违心,给了个模糊的回答,达蓬特显然不满意。

“你还记得那件事吧?”达蓬特皱着眉提醒他。

“那件事”啊,是的,就是那件让他站定达蓬特那边的“那件事”。

听说萨列里在他的庆功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地嘲讽了他的剧本,把它贬得一文不值。

“您的剧本真的是太好了,好得挑不出毛病。但我想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听说萨列里是用嘲讽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成功把在场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他轻蔑地笑一声:“比如陛下就不会喜欢。绝对会禁演。”

“你怎么知道。”达蓬特说当时他还以为他是想警告他,就忍住打他的欲望听了下去,没想到这货说:

“因为陛下只喜欢我的音乐,”在场人士都惊呼了一声,“懂点规矩吧。你太激进,已经越界了。”

说完还把谱子扔地上了。

冲突就发生了。

莫扎特当时听的时候心情是那一个悲愤啊,怎么会有比他还狂的人。

但是现在看见一个边哭边暗搓搓往嘴里一直塞奶油蛋糕的萨列里,他不禁要怀疑这故事的真实性了。

“对了,那件事之后怎么样了?”他好奇地问道。

“……被禁演了。”达蓬特愤愤地说道,“肯定是那家伙搞得鬼。”

莫扎特看着那个用手帕擦着眼泪和奶油的萨列里,思考着这事的几率有多大。

如果他不是他在背后搞鬼,那就是一个警告啊。

“可能他的本意不是那样……”

“都说出那种话了,有其他人可以作证,还能理解错不成?”

“可能……”他试着给他开脱。

“怎么?你喜欢他?一见钟情了?”达蓬特一脸看见狗吃屎的表情看着他。

他愣住了,他还没想过这一点呢,他仔细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内心,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

达蓬特表示他想扯下自己头上一个两斤重的假发砸死这个叛徒。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达蓬特愤愤不平地说。

“脸。”莫扎特无比真诚地回答。

“就那张脸?!我用一条线就能给你画出来。”他气得跳脚。

“那你画技可以去教堂画天使了。”杠精小天使不认输。

“他到底哪里好了?”

“他到底哪里不好了?”

于是达蓬特又开始了长达两小时的萨列里黑历史回顾:什么骂哭学生啦,什么在背后搞小动作啦,都是他听过十几遍的老事迹了。

“我不信了,我的朋友,你没有看见他那优雅的举止吗?还有那看着我的眼神吗?”换来了达蓬特疑惑的表情,“他也喜欢我。”他颇为骄傲地插着腰说道。

成功得到了达蓬特看见屎吃狗的表情。

“你疯了吧!他看都没看过你!”

“哈?”他看着在远处那双忧愁着看着他的眼睛,怀疑他的朋友瞎了,“他现在就在看着我呢,你眼睛是不是——卧槽!打人别打脸啊。”

莫扎特惊讶的看着这个跳起来打了他一巴掌的朋友,“你干嘛?”

“你喝多了吧?还是真的疯了?也没落魄到要高攀他的地步吧。他从头到尾都没看过来这边 ,还什么看着你……”又想到了什么,摸了一下他额头,“不会是刚才喝酒呛到的时候酒精进脑了吧?我可没法向你爸交代。”

“他重头到尾都没有……?”怎么回事?他很清楚地看见大师那个爱慕的眼神看向的就是他,他在情场这么多年,不可能看错。

“呃……你是不是太喜欢他了,都幻想他每时每刻都在看着你了。”达蓬特担心又鄙夷地看着这个在刚从胭脂堆里出来的人,思考着特别喜欢一个人到产生幻想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的可能性有多少。

“等等等等等等,你看见的他的是怎么样的?”莫扎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打断了他的话。

“就那样……”

“你再看一眼。”莫扎特把不情愿的达蓬特的头硬扭向萨列里。

他们同时看着那个“可怜人”,萨列里也看见了他们,愣了一下,向达蓬特举杯,悲伤地微笑了一下,表示祝福,没有人会拒绝回礼有那样表情的人。

但是达蓬特看着萨列里许久,没有回应,只是幽怨地喝了口香槟:“就那样,老样子。”

“是怎么样子?!”莫扎特着急地逼问他。

“……面无表情。”达蓬特沉浸在过往中,没有注意到旁边惊讶的莫扎特。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原因了。

一是他能只有看见大师的表情。

二是他太喜欢大师了导致他的想象力迸发,补出了大师原本空白的脸上的表情。

他看了一眼全然不理会撅着嘴哭泣的大师的权贵们,好像第二个比较靠谱。

他再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姿(可)色(爱)和确认过的眼神,确实是喜欢他的人。

【嗯,绝对是第一个。】

可是他需要证据,证明自己不是疯了。

【从哪开始呢。】

中指:wow……觉得最近文笔越练越差是怎么回事?
没有上一篇饱满了……心情问题?可是写的时候很爽的啊( •̥́ ˍ •̀ू )

评论(2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