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母亲节快乐】我特别的母亲(小学生作文)

我的母亲很特别, 这是我近期才知道的事。

虽然跟同学们交谈的过程中隐隐约约地察觉过这一点,但把零零碎碎的片段连起来,得出这个结论还是在昨天。

起因是《青年文摘》一篇有关于母爱的文章,名字叫做《妈妈,感谢,此生有你》,是我的书,一个女同学借了,看了,哭的稀里哗啦的,抽抽哒哒的跟我说太戳泪点了,而我再看了一次,内心仍然毫无波动。

只是有一种:啊?你们的母亲是这样的吗?我家那位怎么不是这样的?不是每位母亲都这样的吧?

然后更多的同学看了,也表示十分感动,说文里有太多跟他们妈妈相像的地方了,我就在那一刻意识到:我的妈妈跟大多数的母亲不一样。

温柔

在我很小的时候,对妈妈就有一种恐惧感。

不敢主动的要亲亲抱抱或者是其他小朋友看起来很合理的亲昵的举动,在他面前做什么都是怯怯生生的,要是做错了什么事,第一反应就是会被骂死了,就只有三个选择,一是不被他们发现,二是告诉我爸,三是仗着奶奶宠我让他们不敢骂。绝对没有第四向妈妈求助这个选项。

只要她在场我就乖得不像个小孩子,叫做什么做什么,不会大声的吵叫,不会到处乱跑,以至于我的整个童年在亲戚邻居眼中都是好孩子的标榜,但其实真不是,我在我奶奶那特别皮,只是他们没见过那个我。

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认为我妈是那种超严厉超严肃的人,干什么事都以一个标准来衡量,连自己的孩子都不例外,就像荆棘鸟里面梅吉的妈妈一样,一副死板的教师模样。

不,不是这样的。我怕她是因为……怎么说呢?给你们描述一下。

像是如果我从幼儿园庆祝了某个节日,然后拿着气球回家,我是不敢给我妈看见的。不是因为怕他说老是玩这种没有意义的东西。

而是怕他像其他的妈妈一样,会笑着问你拿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回来,然后当你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兴高采烈地介绍和炫耀自己得到的东西时,我的妈妈却不会像其他妈妈那样耐心的听着,而是一手捏爆气球,就为了看看我那想哭又不敢哭的表情,然后假装安慰我说以后再买两个,但你得知道她的以后等于下辈子,是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的了。

讨了公司的姐姐们欢心,他们就给我扎了个好看的但是母亲不会扎的编子,我是不敢给他看的,因为即使是背过身给他看,看不见的也能感觉到他浓浓的醋意。

在买玩具的时候,假装民主的让我选玩具,等我结结巴巴的说出了哪个之后,就会毫不留情的用成人的角度去批判你的选择,从花费多少,能玩多久,新鲜度能持续多长,占地面积有多广等实用角度去批判,说到我楞为止,做后下达结论:不如买吃的,就拉着我跑去吃她爱吃的了。

这导致我的玩具80%是三大姑八大姨家里孩子玩旧了不要的,那可怜的20%有10%是我爸疼我偷偷买的,还有10%是我奶奶的麻将。

最怕的是她时而温柔时而暴躁,前一秒还笑着问你要不要吃雪糕,后一秒就怪我吵着要吃雪糕浪费钱,自己一边吃着一边抱怨着,要是弄脏了衣服就更糟,当然是会被骂的,但处理方式不太一样,别的妈妈是别骂边擦,我妈是边抱怨边看着我自己擦。

在幼儿园被欺负了,回家不敢说,一般妈妈都会察觉到的,只要问一句“怎么了?”孩子就可以打开话匣子,痛痛快快地说出来,但我妈不一样。我知道她察觉到了,可她就是不提,默默陪我走一路,到家门口就一揉我脑袋做她自己的事了。弄得我以为幼儿园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你得自己捍卫自己的地位,你不去,你的家长也不会帮你,只能哭去。

所以我小时候是个非常内向的人,觉得其他比较凶的孩子会跑过来掐死我,而我妈只是出来看一眼,打个哈欠就回去继续穿珠子。

教育

父母亲是孩子的榜样,这应该是大部分父母亲都知道的事,所以每个父亲和母亲在做什么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孩子在不在旁边,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努力做好一个道德。

像是著名的孟母三迁就是母亲知道环境对孩子的重要性的好例子。

我爸懂,所以在我还没读小学时就叫我背唐诗宋词。

我奶奶懂,所以在我对数字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教我写字。

我妈不懂,所以她叫我去打架。

又是一个可以拿着气球回家的节日,我悄悄地自己回到了自己家卖茶叶的小店铺,就见到一个不开心的妈妈,她没有像以往一样笑着叫我过来,而是用了一种比较忧伤的语调,我感觉不妙,下意识把气球拿远了一点,但她直接拍掉了气球,没有捏爆。

感觉不妙是对的,接下来她就撩起头发给我看了一个抓伤,说:“隔壁那家店的人打我,”后来我问我爸,我爸说是人家的开理发店的,晾的毛巾不小心过了一点,滴水到我们店门口了,先是口角,就到肢体冲突,起因就是因为几滴水。

“我也打了她,”嗯,挺公平的。

“但是人家的孩子很勇敢,”你孩子可不是。

“都敢上来踢门算账呢!”看着我不安的表情下达了最后命令:

“你知道怎么做吧?”

作为一个六岁的孩子,我知道她叫我做什么:以牙还牙。

但并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就像数码宝贝里的人物们一样,我们的父母完全有资格把我们像个精灵球一样扔出去,没毛病。

所以我在那时站在隔壁家店的门口,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母亲是不对的,而是在想用什么姿势踹门比较威风,说什么话可以镇住他们,但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做,因为我从心而行了。

但这段记忆给我留下了非常大的阴影,到最后变成了我极少的童年记忆中最深刻的一部分,而且十几年来,有关此事的记忆有增无减,增多了许多可能根本就没有过的细节,像是悲伤的语气,狡猾的眼神和无比期待我会做什么的目光。

以及对捡来的东西的占有欲,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商场捡了一盒糖,我有点担心糖的主人会回来找,就跟我妈说:“妈,人家回来要就不好了,咋们放回去吧。”我妈倒是理直气壮的:“他来就来呗,他又没办法证明这盒糖是他的,就跟他对质嘛:‘你说这盒糖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你喊它一声看它会不会应你?’”全然一副自己的理论无懈可击的样子,还有想教我辩论的意向。我立马婉拒了。

还有在公共场合做各种勒令不允许做的事,吐痰、吸烟、乱扔垃圾全当着我的面做,还有教我这么做的趋势,我反而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这是不对的,死活不干,她越兴奋地叫我去做我就越确定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可惜就是怎么拦都拦不住,劝也劝不住,只能在人群外看着拼命挤进中央抢特价衣服的母亲,等着她抢得一两件满意的鸡碎后得意的回家,然后过几天发现质量问题后带着我爸和我上人家店里闹,扔人家店里的东西,我爸和我相视一哭,等她闹完了就在她屁股后面赔款、道歉一条龙。

所以母亲在我的童年里就是一个反面例子。

煮饭

那篇文章提到过一个为了给孩子过生日而从超市偷了七个鸡腿的贫穷母亲,还引用了张爱玲的一句话:“妈妈们都有一个通病,只要你说哪样菜好吃,她就频繁地煮那道菜,直到你厌烦了为止。”

对于我妈来说,这句话应该在后面再加一句话:——就不做了,因为她只会那一样。

你还敢抱怨,只能夸!这是我强大的生存本能告诉我的,不然只能吃美味的白开水拌饭。

我妈也只在我爸不在的时候才煮饭——与之相对应的,我爸有餐馆大厨的手艺,还考过了厨师证,但就是什么都喜欢放糖,对牙齿不好——每次也只煮一道菜:番茄炒蛋,只做这一样,没有材料就不做。还好我爸疼我,会提前买好材料,或者是送我去我奶奶家,可惜奶奶的厨艺也不太好,也只是白开水泡饭,多了酱油。

不吃也不喂,不哄,饿着,也不买零食之类的,以致于我每次吃饭都刮得很干净,也不会矫情要喂啊什么的。把来做客的客人都吓到了,家里有挑食不吃饭毛病的连忙问秘诀。

我妈倒也诚实:饿的。

你也知道啊。

所以我从小就没有挑食的毛病,除了冬菇什么都吃,特别好养活,还不胖。

而且对现在要拿着勺子追着喂的新一代十分不屑,并表示跟我妈一样的态度:孩子吃饭老是跑,多半是没饿过,饿两三天就好了。

漂亮

这么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会相夫教女,时不时还出去砸别人店的人是怎么会有人娶她的呢?

对了,答案很肤浅:就是漂亮。

我见过一张艺术照,是外婆从照相馆买回来的,还听说是我妈她想穿婚纱但是不想给钱,拍完就跑真刺激,人家老板觉得好看就印出来当免费广告了,我外婆发现了,觉得不吉利才买下来挂家里。

圆圆的鹅蛋脸白皙又匀称,嘴唇红润又小小的,一双美目眼底流彩动人,直直的望着摄像头,像是要看穿你一样,还配有一对漂亮的眉毛,像是画中才有的人儿。如果不是见过真人的行为谁又会知道这么一个美人竟然是这样的人。

外婆年轻时也是很漂亮的,有照片为证,某一天自然而然地就说起了继承了,甚至更胜于她的美貌的女儿:什么小时候走街上就有人走过来夸水灵啦,什么想订娃娃亲的父母踏破了门槛啦,什么高中时期找各种理由来家里的男同学赶都赶不走啦。

母亲肯定会在旁边吹嘘:走在路上就被搭讪,什么重活也没做过,旁边会有男士主动上前帮忙,应聘也是,愣是凭着一张脸,硬生生把比她学历高的人挤下去了。

见过我妈的同学也是,我妈一走她们就冲过来惊恐地说:“中指!那是你妈?!你妈好漂亮啊!”好我知道了,你是没见过他砸东西的时候,更漂亮。

“怎么就生出你这样的……”诶诶诶打住打住,怎么又扎心了呢老铁。

但每一次被夸的时候,母亲并不开心,但也不伤心,就是淡淡的,应该是听惯了吧。

我觉得她的漂亮让别人看的第一个就是外表,她也没有办法在别人的行为中判断哪些是不看她外貌的真心。她也因此被骗了很多次,但她不会说“长得好看真烦”这种话,而是默默受着,成长着。

直到现在她的青春年华终于在时光中消逝,她反而是更开心了,外表的光芒终于盖不住里面的潜质,在最近跟我谈人生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可能一辈子都没资格讲的话:“不只是相貌被夸而是能被别人看到其他闪光点的感觉原来是这么好。”

不是,妈,你看我,我连相貌都不会被夸,我是不是比你更惨一点。

上面说的都是七岁前的母亲了,七岁以后我跟妈妈分离了。我去老家读小学,而她则选择去了深圳。

她为什么不跟我去老家照顾我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她每年都会回来一次,或者是我去找她,每一次见她就像是长大了。虽然这么说不太对,但我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这种变化了。

她不在我身边反而越来越像个母亲,每次见面的时候像是补偿我一般,给我超级多的亲亲跟抱抱,让我这个十几岁的大女孩都不好意思了。

如果我去深圳待在家里,她也不止带我下馆子了,而是买菜回家煮,我倒想下馆子,跟她说不用麻烦,她却说外面的东西脏,自己煮安心,明明自己锅里都有土了,一看就是没在家煮过饭的。

也不只煮一道菜了,而是试着去做新菜式,虽然不好吃,要么咸了要么淡了,但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让我吃白开水泡饭敷衍我了,这比其他任何行动都要让我感动。

也不会公然挑战权威了,变得格外温柔,在原则问题也十分坚定,而且还保存了最可贵的一点:看到不平必须站出来。还是会在自己或者是我的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指着人家的鼻子骂,但也能感觉到那是一种过激的伸张正义的行为,而不是一种想把她拉回家让她不要出来丢人的泼妇样了。

即使变了,成长了,她还是跟大部分母亲不同。

在某些方面变得非常开放。

金钱上,她不再抠门了,反倒是认为不会花就不会赚,该买的就买,买书的话多少钱都愿意给——这让她当我看见我拖出我偷偷买的122本一厘米厚的书时候还不能生气,还得给钱买更多,贼鸡儿爽。

在人际上,认为不管什么朋友都要交,不管成绩好不好,但是要看人品——她倒是挺信任我被她练出来对人的判断力的——而且是不能用钱财维持,纯靠聊得来的那种,不再从实用性分析交际的作用。

特别是两性方面,她还是有一种很诡异的态度。

别的父母是“你有没有在学校谈恋爱?!”

我妈是:“你怎么还不谈恋爱?!”得到否认答案后,一边摇头一边用怎么生了你这个不肖女的语气说:“我在你这个年纪都换了六七个男朋友了!没用的家伙!”

不是,妈,你看其他父母都巴不得他们的孩子不谈恋爱呢,你这反应是不是有点不对?

“他们懂什么?现在正是性成熟的时候,不谈恋爱更待何时?要是等你们上大学了又催你们找一个,连男人都没见过怎么找?”她在视频聊天里翻了个白眼,认真地说着她的“歪理”。

不过我就知道如果我真的谈恋爱了是真的可以跟她说的,她不会像其他的母亲一样(根据我们宿舍的日常对话猜测)用“打断你的腿”“别进这个家门”这种话来恐吓孩子,让我在爱情和亲情两侧为难。

而且还有跟我老家这个封建小农村完全不同的,非常开放一点。

在问了很多次“谈恋爱了没?”都是同一个否认回复时,我妈有点灰心了,突然说到:“再不济,找个女孩子也行啊,我不介意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有30以上的成人直接表示不歧视同性恋的。

不是,妈,你是不是太开放了点,我们家里可是——

“那有什么的?!因信仰而受苦还不如不信呢!人生在世就几十年还得被这些束缚,做人不就更难了嘛。”

……行吧,可是妈你看我这长相,我愿人家也不肯啊。

“那有什么的,你爸那样都能泡到我,那看来是有咯?我教你几招?”

不是,敢情我是遗传了我爸。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不用,真不用,啊啊啊我不听不听。

但她还是会说一些非常不正经的话,但已经不是因为她真的这么觉得,而是想测试我会怎么说,但不是因为好奇,而是因为检测我的三观是否正确。

我抱怨学习太难的时候,她会听一会,然后突然兴奋地说一句:“那要不要出去打工?”一句话敲醒我“不要!”

“为什么?学习这么难?出来就可以早点出来赚钱啦!”

“就是不要!”我无比坚定。

她会假装伤心地瘪着嘴,可是嘴角确是上扬的。就这样一次次地把一句句问题扔我脸上,以完全相反的方法提醒我所想要的的东西。

当我真的放弃了,真的打算跟她出去打工的时候,她把我接到了深圳,给我玩了一个月,然后又叫我去上学,说是大家不准她这么做,我玩够了也想回去了,可去到了学校却蒙了,我整整跳了一个级,什么都不会,可我妈却固执地认为我可以的,我也真的可以了,拼了老命去跟上,还真跟上了,虽然直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在老家同学的注视下出去玩了一个月就跳了整整一年的级。

每次她回来的那几天我们就会像个好朋友抱着一起聊到三四点,母亲跟我很像,好像有点不太对,我很像她。

我们即使隔了很远,在完全不同的人文背景,还有极少的信息交流的情况下,我却有着和她差不多一模一样的三观。

聊天的时候就像是跟自己聊天一样,我赞同她所说的,她也赞成我所说的,地位平等,没有年龄的沟渠,不会有争端,而且我们都是很好的听众,说累了就交给对方,有一种别人帮你把脑里的东西说出来的轻松感。

总是在决定太晚了要睡觉了的时候,都是安静了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中肯定有一个会开始新的话题,然后聊到天亮。

但在某些方面却是我十岁就知道的东西她却不知道,却会毫不掩饰的说“哇,你好厉害,我都不知道!”你知道被一个母亲在十六岁的时候这么夸是什么心情吗?那是仅次于读评论时的极致的开心。

这可不是大多数母亲能做到的。

写到这里我才意识到七岁前的母亲其实也是个孩子,她生我时才二十二岁,我猜是因为外貌的问题一直被宠爱着,心智没有完全成熟,像个孩子。

一个孩子是喜欢恶作剧的,是会想自私的占有一切的,是会乱扔东西的,是会天真地认为自己想要的只要自己撒娇就能得到的。

没有人能教会她分享,让她成熟,我和我爸也只是对她的行为进行补救,而不能教会她一些东西。

直到她去了一个更大的城市,那里的人不特殊对待她了了,一个不被溺爱的孩子才开始成长起来。

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跟我在成长路上一个人艰难地成长一样,她也独立地长着,所幸的是她没有被摔碎,而且还保留了难得的童真,不断地激励了我去尝试新事物,激励我不带先入为主的目光看待事情,激励我不断跳出舒适区,激励我不怕失败。

所以七岁的我要和二十九岁她和解了,毕竟大家都是小孩子嘛。

各自都是第一次当孩子和母亲。

所以十七岁的我要保护三十九的她,毕竟她还是一个小孩子嘛。

母亲节快乐,妈妈。

我爱你。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