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突然来的飞机稿】私心占tag

中指:这是在心情超不好的时候写的,差太多了。

就是在写完这个之后意识到这个受影响太大了,不能发。

看看心情和BGM不同对一篇文的影响,表示害怕。

萨列里教你谈恋爱(bushi)

(3)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窄小的忏悔室比他的双肩大不了多少,像母亲的子宫一样包裹住他,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安全。

但却是没有必要的。

他再也不会踏着那浮夸的步伐走进这间忏悔室了,也没有温暖的气息轻轻撩开他耳边的头发,那天使的声音也再也不会传进他的耳朵,引起任何一点可悲的幻想。

他想解脱,用尽了全力扔掉了名为莫扎特的毒品,这时戒断反应却开始了。不断的抓住他的心脏,想遏制他的跳动,在脑里不断回播那毒品的美妙。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似乎要跟穹顶上的神使们争氧气。他很难受,全身都紧绷着,手紧紧地抓住那象征着名利的领花,向外扯着。

上颚哽住了,鼻子无法呼吸,只能抬着头,等着空气坠落到肺里。麻木得像木偶一样。他紧紧地咬住嘴唇,想忍住鼻头酸酸的感觉。

他还是哭了。先是一滴眼泪划过脸颊,再是一滴,一滴又一滴,最终汇成了汪洋,我们的大师捂着脸把头放在两膝之间,哭得像个婴儿一样。

神岂不是察看着我的道路,数点我的脚步呢?——约伯记31:4

他开始无意识地喃喃念起圣经中的话语,想找到归属。

【我是个好孩子吗?我的天父。】他无声地问着门外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眼泪从指缝中流出,向上帝发誓。

我若与虚谎同行,脚若追随诡诈;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称度,使神可以知道我的纯正;我的脚步若偏离正路,我的心若随着我的眼目,若有玷污粘在我手上,就愿…………

他却明白他没有资格说出后面那句这神圣的承诺。

神已经放弃他了。

【就愿您能原谅我……】他恳求着。

他从衣服的暗袋拿出了小刀,用刀口在洁白的手腕上来回摩擦着,刀已经有点钝了,没有立马刮出血,而是留下了红痕,他就在这过程中感受着这刺痛——这是他的另一种毒品,让他暂时离开这个世界。

【我只是想去天堂一会,不会犯下下地狱的罪行的。我还算是个好孩子吧?我的父。我经受住了你的考验,忍住了我污秽的欲望,没有弄脏你的天使。】

他的泪水滴下刀刃和皮肤相接的地方,泪水让他的开始流血的伤口的刺痛更强烈,他开始放松了,只觉得舒服。

【作为奖励,就让我去一会天堂吧……】

迷迷糊糊中,约伯的诅咒响起,声音就像教堂顶上的钟声般洪亮,在狭小的忏悔室的墙壁间不断碰撞着,回响着。

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
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
他们切望死,却不得死;
求死,胜于求隐藏的珍宝。
他们寻见坟墓就快乐,极其欢喜。
人的道路既然遮隐,神又把他四面围困,
为何有光赐给他呢?
因我所恐惧的迎我而来。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静,
也不得安息,却有患难来到。

【别担心,我的天父。】他在安慰着那个洪亮的声音。

【我不会想约伯诅咒的那样的,】他笑了起来,【我可是您的好孩子。】泪水顺着先前的泪痕流进了嘴里。

穿过了一大团柔软的白云,他来到了天堂的门口,金色的大门缓缓向他敞开,小天使们用小小的翅膀飞在空中,吹响着号角,伴着号角声而来的是各种不同音调的欢声笑语,阳光在这里也格外温暖。

所见之处是一片洁白的圣光,白云在脚下的触感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却能把他托住。

他向前走去,接近那些在门内的天使,却在第一步就摔倒了,云朵是能托住他,但他当他一脚踩下那些看起来无害的云朵时,却是一种踩空的
感觉,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师摔了个狗啃云。几个吹号角的金发小天使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活脱脱一副莫扎特看见别人出丑幸灾乐祸的样子,甚至有一个还吹起了嘲笑的调子。

大师羞红了脸,想赶紧爬起来。但地上也是软软的,手一撑就陷进去一块,用不上力。他感觉自己被棉花淹没了,视线范围内只有白白的云朵,越挣扎陷得越低,云层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薄,他能看见地下的现实世界。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他拼命的向上爬着,却起到了相反的结果,在上面的天使们只是看笑话般看着他,没有想拉他一把的迹象。
这时一阵熟悉的胭脂气扑鼻而来,周围的云朵变成了耀眼的金色。自己的背被托住,膝盖底下也被一只手抬了起来,一下子轻盈了许多,整个人腾空而起,白云瞬间到了自己身下。

他才看见自己的处境。我们的首席宫廷乐师被一位天使像一个女孩子一样公主抱着。

那双巨大的翅膀在那天使背后大力地扑棱着,扇起的风把他的长发吹到面前。太阳在那位天使背后像神环一样萦绕着,金色的头发变得更加耀眼,另一双翅膀遮住了他的眼睛和半张脸,只漏出鼻子和嘴唇——防止灼伤凡人的眼睛。

他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紧贴着他手臂的胸膛里有一颗跳动地异常猛烈的心脏,与他的心跳共鸣着,温热的气息轻轻喷在他的前额上,触动着他的每一条神经。

萨大师害羞了,想连忙跳下他的怀抱,却被天使紧紧抱住,阻止了他:“您想回去了吗?不多待一会?”那声音像极了莫扎特,让他愣了一会,他看向他。

天使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来:“还是像再摔一跤?”

萨大师还是看着他眼睛的位置,像是想穿透翅膀看见他的眼睛,“莫扎特……?”天使沉默了,笑了笑:“我们去参观一下吧。”没有回答问题。
那位天使就这样把他一路公主抱走进了天堂,路上的其他天使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指指点点,而是投来艳羡的目光,让他本能地往天使的怀里钻,却意识到不妥,连忙离远了点,却被天使宣告主权一般抱得更紧了。

【我怎么能对天使有这么龌龊的想法?神啊,请原谅我。】

中指:【到处逛逛】后面是一样的,也是大师醒了,然后继续下去。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