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26个字母小故事(1)

口是心非而且不要脸地更新了。
没有小刀刀。

A

ass【驴/屁股】

莫扎特发誓他没有教唆他的驴去咬大师的大衣就为了看一眼大师的屁股。

黑色天鹅绒大衣被那小畜生嚼嚼又吐了出来换个地方继续嚼,那场面像是一个僵尸趴在尸体吃内脏。

“那是国王赏赐的……”大师看了看那团已经不能称之为衣服的东西,缩回了想拿回衣服的手。

“说吧……你打算怎么赔?”萨列里冷冷地说道。

“以……以身相许?”莫扎特看着大师那漂亮的臀部曲线咽了口口水说到。

“嗯……驴打摇滚莫扎特确实是道好菜……”大师同样咽了口口水,眼中发出了看见甜食时的光芒。

appeal【吸引力】

莫扎特和萨列里都是磁铁,去到哪人们就跟到哪,在一起的时候互相吸引就是磁铁乘以二,磁性加倍。

但两个都在这方面没什么自觉,总是莫名从人群中感到危机感。

“所以两位大师能别瞪着我了吗?我没打算跟你们抢男人!(你们粘的那么紧谁分得开啊)我只是想要你们的签名!”

adore【崇拜】

莫扎特听说萨列里很崇拜他,崇拜到疯魔的地步。

他是不相信那个这么严肃的人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的。

直到他爬窗户进萨列里卧室看见那贴满一墙的他的乐谱。

还有一幅被各种鲜花供着的、画着自己脸的画像。

卧槽。

B

beard【络腮胡子】

喝醉酒的莫扎特跟别人打了个赌,说绝对能让萨列里剃掉那赖以生存的胡子。

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首先,要有一个走在路上被扑进怀里的莫扎特吓了一跳的萨列里大师。

他向那人喷着酒气,对他傻呵呵的笑着,把头埋进大师的领花里,软乎乎地叫着“大师~大师~”

然后猛的抬头吻向他胡子最茂盛的地方,再嫌弃又漫不经心地擦擦嘴,用懊恼的声音说:“你把胡子剃了嘛……我都亲不到您的脸……”

一连串奥斯卡影帝级别的演技震惊了周围的吃瓜群众。

但萨列里若有所思地走了,没有什么表示。正当大家都叫莫扎特赌输了要给钱时,莫扎特神秘莫测地笑了笑,说等明天先。

然后大家就在一早上看见了个似乎是新学徒的美少年,都围上去跟他凑热乎。

“你叫什么名字啊?”莫扎特拨开人群,向新人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伸出了友善的右手。

那个美少年同样灿烂地笑着,用力握着他的手,他突然后背一凉而且还涌起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是安东尼奥•萨列里啊,莫扎特~”

belong【属于】

“你是属于我的。”萨列里大师在喝了大概三瓶啤酒后红着脸跟他这么说。

“不,不是,”他揉了揉胀痛的头,还没忘了自己的人生原则:“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属于……我自己。”

大师迷迷糊糊地听着,绑着的发带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散下的长发披在双肩,脸上是醉酒的红色,嘴唇在昏黄的烛光下格外鲜红诱人。

听到他说了什么之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嘟起了嘴,皱着眉头像是被抢了什么好玩的玩具。

他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豁然开朗,竖着手指一本正经的说:“那我是属于你的。”

blush【脸红】

莫扎特最喜欢调戏全身上下都充满着严谨气息的萨列里。

这人看起来深沉,其实特别好撩。只要靠近一点说话,或是随便说一些调情的话,他就会整张脸都红起来,像个成熟的苹果。

这一天,他刚想像往常那样开始吃饭睡觉撩萨列里的日常。

“大师你——”

“我爱你。”大师突然这样认真又简单地打断,“够了吗?”

“……够了。”

他希望自己现在没有脸红。

中指:是 @文字不当 这个大大给我这个26个字母的灵感,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大大写过……
一个字母写三个……是极限了……

抱歉抱歉忘了 @JC808 ,还好心情突然好转,忍不住写了这个,我觉得挺甜的。

评论(2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