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纯对话小说

中指:我就说有一天会用上的吧!还好练过。(莫名自信)

“早上好啊!大师!”

“莫扎特……早上好。”

“我穿上乐师服的样子很好看吧!您都愣住了。”

“嗯,再正经点就更好了。”

“您要求真多。而且正经的乐师有你一个就够了。”

“不要总是说这种——”

“诶诶诶,您是脸红了吗?”

“……没有。”

“您就是脸红了!绝对是!没想到您这么容易害羞啊,真可爱。”

“……”

“大师,大师,您现在脸更红了耶,您该拿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真是诱人极了——别遮住嘛,您现在真的很可爱,——为什么你要捏住鼻子,我身上很臭吗?”

“……”

“呐呐,大师大师你是不是喜欢我啊?是不是?是不是?”

“……”

“您肯定喜欢我,我就知道!不要害羞嘛,我也喜欢您,我们就是两情相悦,来来来给我亲一个。”

“不要……”

“我听不清楚啊大师,不要什么?”

“不要再……”

“不要再什么啊大师?”

“不要再靠近了!!!!”

“哎呦!疼!诶诶诶大师你去哪?”

“我可不像你这种无赖整天无所事事的,就会说一些没用的调戏的话!”

“大师你知道你现在红着脸说这句话是很没有说服力的吧。”

“……”

“您要回您的办公室吗?”

“当然,别跟着我!”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别过来!”

“……好吧好吧,但我想我应该提醒您一下:

那是我家方向。”



“安——通——尼奥——”

“嗯?诶诶诶诶等等等等等等等!!!上帝保佑!你没事吧?我的天哪,你疯了吗?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如果我接不住你怎么办?”

“安啦安啦,摔不死我,比起这个,来张嘴啊——”

“这是什么,不要塞,我自己来,唔——”

“好吃吧!花了好大力气摘的呢。”

“好甜……”

“啊啊啊啊啊啊您居然吃完了!好狡猾,整棵树只有一个的!”

“啊……对不起。”

“来张嘴,啊……”

“哈?你要干什么——唔……”

“果然很甜。”


“我的朋友,不是我说你,你最近和那个傻子走得太近了。”

“嗯…”

“这有损你的声誉,贵族们都不叫你帮忙作曲了,这可不行。”

“嗯。”

“他最近又惹怒主教大人,如果你跟他再不断绝关系,您的名誉可要全毁了。”

“嗯。”

“唉……我看得出来您喜欢他,可是您要知道是不可能有好——”

“我知道。”

“……你也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您所在的地位和他——”

“我知道。”

“……我还是劝你一句,早点跟他断——”

“我知道。”

“…就算是为了他好,您——”

“我说我知道了。”



“萨列里萨列里!你看我新写的乐谱!”

“嗯……”

“有糖吗?有糖吗?”

“没有。”

“你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我想跟你说件事。”

“嗯?是什么?真的没带糖?”

“别碰我!”

“萨列里?怎么了?弄疼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

“我说了别碰我!”

“嘿……我做错什么了,我亲爱的朋友?”

“谁跟你是朋友!我从没当你是朋友!你个恶心的鸡奸者!”

“安东尼奥……”

“别叫我的名字!要叫我大师!我可听说了,你就喜欢跟男子一起行淫秽之事!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受你的蒙骗!我现在宣布我要跟你断绝任何关系!来维持我的名誉。”

“您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是!我心里想的更加激进,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被绞死!可惜这是在神的殿堂里,我不能亲手做这件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滚吧!就当是我看在我们多日虚假的友谊的仁慈。”

“……我明白了,对不起。”

“……”

“但我也想提醒你一句:

您又一次走错了方向。”


“来祝贺我们上帝赐福的宫廷乐师——安东尼奥•萨列里!”

“谢谢。”

“同时祝贺莫扎特的彻底失败!大家举杯!”

“……”

“他的那个新剧叫什么来着鸭…阉…哦对了!哑笛!哈哈哈真是个可笑的名字。”

“是魔笛!”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魔笛,那么成功一部剧怎么能忘了名字呢?我听说您可是创出了一场剧卖出三张票的好成绩是吧?是吧?多么令人骄傲的成绩!” 

“如果不是你们打压——”

“这可怪不了我们,是你的那个小天才自己不行吧!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啊?不然怎么不敢两个人一起来啊,蛤?蛤?蛤?”

“他……他……”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什么他,他就是个恶心的鸡奸者!不然怎么不敢出来见人?”

“他死了!够了吗?!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你满意了没有?”

“……什么时候?”

“得了吧大师,谁在乎啊?”

“什么时候?!”

“……就你跟他绝裂后一个月。”

“葬在哪?”

“谁知道啊?跟你作对的人管他死哪去呢?不是吗?”

“沃尔夫冈……”

“你就别假惺惺地……”

“——”

“天啊!快来人呐!快叫医生来!大师昏倒了!”



“康斯坦斯,我——”

“这一巴掌是为了我丈夫。”

“……”

“他已经死了,你现在开心了?”

“……”

“你知不知道他到临死之前都在叫我不要怪你?!”

“……”

“知不知道他之前一直重病缠身?!”

“……”

“知不知道你在他心中的地位?!”

“……”

“你什么都不知道!”

“……对不起。”

“有用吗?!”

“对不起……”

“没有用!”

“对不起…”

“……”

“对不起。”

“他是个爱着你的傻子,会原谅你……”

“……”

“但我是个爱着他的傻子,我绝对不能原谅你。

绝对不能。”

“你看,那不就是萨列里嘛。”

“真的是诶?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

“你冷静点,这是在墓地不是在舞会上。”

“没想到长着那张脸的人居然会做这种事,真是人不可貌相。”

“对啊,杀手居然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我也是长见识了。”

“他看过来了,好可怕!”

“快走快走!”

“我……

我爱……

我爱你。”

只可惜墓碑不会说话。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