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停更中……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弃文坟墓】本来超喜欢的,到最后没脑洞了。私心占一个tag

惊吓萨列里(bros应该知道)

维也纳的小神童莫扎特是个十分调皮的孩子。

可以说是调皮到让人非常讨厌的地步。

如果你在皇宫里转一圈,就几乎肯定会听到:某某某乐团的假发又少了几顶,剩下的还被染成了紫色,某个首席小提琴手的小提琴弦,又少了几根,然后再皇宫的池塘边找到了,现场还有几根鱼骨头,罗森博格的化妆粉又变成了面粉,美白效果×10,如果有幸还能看见克罗维多那精致的紫色睡袍被做成风筝在天空中飘扬着,十分显眼……

但这些都还好。比上他最恶劣的恶作剧来看,这些都还好。

假发可以再做,琴弦可以再接,罗森博格的化妆粉……就让他用着吧,反正他也看不出来。就连主教大人也宁可帮小魔王放风筝也不愿意受他最恶劣的恶作剧,也是他最得意之作,这个恶作剧却不怎么好描述。

大概内容就是:吓你一跳。

七岁的莫扎特在一次巡回演出的时候,因为曲子的分布缘故,左手跟右手的跨度太大,导致手短的莫扎特在拼命张开双臂时,一不小心整个屁股都滑了下去,脚又不着地,整个肘都砸在了琴键上,成功吓醒了一大片昏昏欲睡的贵族。从此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就向莫扎特打开了,喜欢惊吓别人的小恶魔也就此被唤醒。到后来逐渐达成了“一场音乐会吓掉20克化妆粉”的成就。

不就砸琴键嘛,吓多几次就不害怕了,确实,玩着玩着,贵族们都练就得雷打不动的瞌睡本领,甚至越睡越香,小恶魔也觉得无聊了,但你以为他——别号洛基的恶作剧之神——就这样罢休了?不不不,在音乐上颇有创造力的小天才在这方面也莫名的有天赋。他还逐渐的有了自己的一套教程,把实施犯罪过程都一丝不落的告诉他们了,却还是能把他们吓得一愣一愣的。

首先,是抓紧时机——根据莫扎特亲口叙述——时机永远是最重要的,能把握住它,就能在任何地点,任何情况都能吓到任何人。而对音调的节拍掌握能力被错(完)误(美)地使用在这上面。主教怕的也是这一点——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个恶魔,会从哪里突然跳出来,把自己吓一跳,不巧时身边还有着其他国家的大使,一致被莫扎特吓得尖叫得像个女孩子一样,甚至还本能地捏起了兰花指可不是什么好事,却可以足足变成莫扎特一年的笑点。

虽然主教经常能手疾眼快地把笑得像只母鸡一样的莫扎特抓起来,或者准确的来说,是把他像猫一样提着后颈拎起来,呵斥他让他道歉。但他从来都不怕,瞬间整个人都缩起来,让主教一只手提不住他,不得不放手后,大大方方的走到大使们面前,“我是音乐的王子。”这么一句简单的介绍后,行礼,道歉,逃跑一气呵成,全然一副宫中我最大的小王子架势,大师们都被那头耀眼的金发晃花了眼。纷纷呵呵的笑着表示:“王子殿下真调皮。”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样子,原凉了“王子殿下”,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多问,假装刚才跳的两米高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主教也只好顺着来陪笑着,而且宫里有一个“调皮的小王子”,总比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乐师”好。这也戳穿了他们如此怕他的一点——他们都担心自己的丑态和不为人知的一面被看见。

【在这之后是更多对莫扎特吓人技巧的描写:像是会在半路开个恐怖音效音乐会,画上妆把路过的人吓得一塌糊涂。(这个我应该能写)

然后终于遇到了对手,那就是萨列里,不管他这么把握时机都没办法吓到那个万年冰山脸的人,觉得地位受到了威胁。就故意埋伏在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举行音乐会,萨列里听了一会,没被吓到,甚至还开始用低沉的声音唱起歌来,唱的莫扎特脸红心跳的。

回去后就不断地去了解萨列里,美其名曰:知根知底才能打败他,越了解萨列里就发现越多他的反差萌,越来越喜欢他,然后他决定向他告白,但是萨列里还是以为他在吓他就没理,而且难得地生气地骂了一顿莫扎特,大概内容就是:不要随便玩弄别人的感情,就哭着跑了,因为他实际上很喜欢莫扎特(我就是喜欢暗恋怎么地吧),然后这次轮到莫扎特被吓到了……之后就没脑洞了˃̣̣̥᷄⌓˂̣̣̥᷅】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