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萨莫/莫萨】ooc预警。写一个看开头就知道结局的小故事,但是写起来超爽der

萨列里大师教你谈恋爱
(1)
如果萨列里大师知道莫扎特今天会来忏悔室,他打死都不会进教堂,更不会假装是自己神父。即使是给他一年份巧克力蛋糕他也不干,即使是罗森博格跟他讲一百个笑话他也不干,即使是给他一摞字典那么厚的莫扎特手稿,他也…………忍住哭声,然后坚决地说不干。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他没得选,一身胭脂气的莫扎特踏着两厘米的高跟鞋,穿着亮闪闪的礼服,偷偷摸摸地走进教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偷。一屁股在他隔壁的忏悔室坐下,完全没有忏悔者的模样。

至于我们的宫廷首席乐师为什么会在一个比茅房大不了多少的忏悔室里,假扮神父呢?

这一切就要从他没灵感的那一天说起,说来话长,那我们就长话短说:

那一天,他接到任务,要谱写一篇哀乐,他由于最近过得太滋润,除了一些小(情)事之外,都没担忧过什么。根本伤心不起来,他的挚(闺)友(密)罗森博格就跟他港,也许去庄严的大教堂能找到点感觉,他便去了,由于穿的满身都是黑色,再加上那天生的儒雅气质,他被教堂的主教错认为是神职人员。

从小就知道人际关系的重要性的萨列里大师当机立断绝对不能让主教发现自己的真正身份,不然让主教下不来台,他以后的路也不好走。

但现在的他只想骂粗口:“去tm的人际关系。”他宁愿得罪主教也不愿意去面对现在就在他身边的人。

每个人都有秘密,而萨列里大师有一个他认为最大的:他喜欢莫扎特。从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喜欢他那流着蜜一样的眼睛,喜欢他圆圆的,没有一点棱角身体曲线,喜欢他那耀眼到让他不敢直视的金发,甚至连带着罗森博格看了都得捂眼睛的屎黄色外套一起喜欢。

【他又怎么会喜欢我呢?他那么自由……而我……】我们的首席音乐家像女孩子一样绞着手指想着。

起初莫扎特给他发过邀请函,邀请他去他的剧场欣赏他新写的歌剧。深紫色的卡片上凌乱又如同本人一般自由的笔迹撩动了大师的心。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没有去,原因是——他太想去了。

他把门和窗都紧紧地锁上,当他把他房间唯一一条钥匙交给罗森伯格的时候,罗森博格的心情是崩溃的。他翻了个白眼:“你想去就去呗,不用这么压抑自……”他看着面前的快哭出来的大师识趣地闭上了嘴,贴心地锁上了门,一蹦一跳的去听音乐会。

他在害怕。害怕莫扎特只是因为新鲜才结交他,而他知道自己的欲望不仅仅是跟他做朋友那么简单。

注定得不到的东西,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 希望有什么结果,这样就不会失望。

他们俩沉默了一会儿,萨列里静静地等着他说话,仔细想想好像有什么不对,神父好像才是那个先说话的那个。

考虑到了莫扎特惊人的听力。他决定换一种声音,最后选中了比他原来的声音高那么一点点的男中音。这对于他来说并不难,为了了解歌剧演员的极限,他是认真研究过的。

“我亲爱的孩子,你有什么罪是要跟神坦白的。”嗯……声音不错,气息很稳,没什么破绽。接下来就是莫扎特的回答,他居然有一点点的小期待,想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错。

“来一份巧克力蛋糕。”在另一头的莫扎特紧张兮兮地说着。

【啥玩意?】大师一脸蒙圈。

但自己嘴却本能的回答:“和一份咖啡,不加糖。”怎么突然就点起餐来了?

旁边的莫扎特松了一口气。

“您就是达蓬特说的那个恋爱大师?”他恭敬地问道。

【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此时的大师内心戏很足。

但见过世面的萨大师一下子就懂了怎么回事:莫扎特他根本就不是来忏悔的,是来取经的,而且还是恋爱经。可惜他不是天竺取经之地的佛祖,在这方面毫无研究,他也不需要研究这一些,想挂在他身上的女人一大把。

但他莫名其妙的对上了他的暗号。就不得不继续演下去了。

“嗯。”他假装冷静地回答。

“那您说我该怎么办?”大师在那一刻似乎隔着栅栏都能感受到莫扎特的期盼的目光,那一双像小鹿般的眼睛在看着他,他吞了口口水。

“你先说说你的情况吧。”他打算见机行事。

“就是我一直在追她,可她完全不理我啊,而且我都主动出击了,邀请她出来玩之类的,她都完全不理我。”莫扎特越说越小声,萨列里仿佛能看见他像一个小太阳,乌云慢慢地把他遮住了,整块天空都暗了下来。

【哪个王八蛋那么没有眼光,连莫扎特都拒绝。】他愤愤的想道。

“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大师以他的巧克力蛋糕发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没有嫉妒。

“她啊……”莫扎特傻笑了两声,让大师觉得藏在乌云里的太阳又出来了,隔着栅栏也能看见他笑,“我不能说,她太特别了,我一说你就知道她是谁了。你肯定会说我在做白日梦的。”

【太特别?白日梦?】萨列里马上翻译成普通语言:地位高,名声大,非常美丽。搜索了一下脑里所有符合这三个标准的,发现唯一符合的只有他歌剧里女主演:阿洛伊西亚,她确实美丽又有魅力。

“你可以从她的喜好下手,你知道她喜欢什么吗?”萨大师没有一点主意怎么追女孩子,只能现场推理了,却在这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强烈到反常的嫉妒心。

“知道知道,喜欢甜食和猫,还有音乐。”莫扎特热切地回答。

这个描述确实是符合阿洛伊西亚。

“这样还不够,要从细节做起,从微不足道的地方入手往往能抓住她的心。”久混官场的萨老师搬出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生存规则:“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管在不在理,认同她就行了;少说多听,倾听才是最重要的,你说那么多都没什么用,重要的是让她多说话。”

莫扎特似懂非懂地点着头,萨老师听莫扎特不出声了,便试图再次开导他,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阿洛伊西亚的其他喜好,语重深长地说:“她们都喜欢坏男孩,越叛逆越好,直接拿着小提琴在路上堵住她,越多人越好,直接告白,她会招架不住的。”

他倒不知道她会不会招架不住,但他知道如果莫扎特对他这么做,他肯定会招架不住的。

“我不确定……她会不会喜欢。”萨老师听着莫扎特软软的声音,再加上他把小辫子当成小刷子扫过手指的声音,萨老师脑里已经有了画面——看来有时候听觉太好不是什么好事。

“你总得试试吧!先用蛋糕和音乐来淹没她,再慢慢让她理解你的心意,得耐心点。”萨老师感觉自己已经上道了,说起来一板一眼的,连自己都差点信了。

莫扎特不说话,头发扫过指尖的声音继续响着。萨老师心急了:“你先回去试一下,如果不管用,你再回来反馈,行了吧?”

听到这话,莫扎特像一只兔子听到声响整个人都立了起来:“行!那我怎么联系你?”

这还真是个问题。还好我们见过大场面的萨老师知道怎么做。

“就在这里。每周一次。”

那一刻萨列里觉得自己变成了客服——还是专门处理七天无偿退款的那种。

评论(1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