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根手指

我只写我想写的,不会因为必须写而写,那样的东西也不好看不是吗?
(虽然说我写我想写的东西也不好看,但是毕竟喜欢(*꒦ິ⌓꒦ີ))请谅解~

而且不只是写同人的,慎关慎关。

对同人的态度是:最适合练习的文体。

理想是当个小说家(哪来的自信?),当然现在还是个渣渣。

总之,是一条想进化成人的咸鱼。

【模仿类写作】模仿作品:我的名字叫做红(多视角叙事)

    我现在是一具尸体。别紧张,没有什么谋杀案,也不是交通事故,更没有血淋淋的满地脑浆和肉块,就只是普普通通的自杀案而已。
   
    会有人为我哭泣吗?我不知道。但我是为了一个让我哭三个月的人而用了两个星期来策划这次自杀。
   
    他这个混蛋。现在好了,我跟他一样了,都躺着一动不动,不过他在地下,我还在床上。不过也许很快我就能跟他躺在一起了,毕竟我的遗嘱上是写得清清楚楚的——请求他们大发慈悲能尊重死人,按我遗嘱办事——要是他们一个心软把我(确切来说是我的尸体)交给我的父母,那我只能跟我的老祖宗们打交道了,那我能跟他们说什么呢,还不如让我再死一遍。
   
    我看着我(确切的来说是我的尸体)。嗯……没有吐白沫,也没有翻白眼,气色也挺好(看上去),姿势也挺自然,像是睡着了。我希望他们快点发现我(确切的来说是我的尸体),以免到时候气味变得尴尬——虽然我闻不到——但作为一个为自杀准备了两个星期的人来说我还是挺在意这些的——虽然很大一个原因是我去不了离我尸体太远的地方,所以着力给人营造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
   
    真是神奇。我在我的身体之外看着我自己,我想这证明了灵魂的存在,可惜我不能回去告诉人们这个信息了——这对科学研究绝对会有巨大贡献,科学家们生前如此执着于这个问题,然后在他们死后,答案就变得显而易见,那么多年的研究与探讨,一下子,变得毫无意义,他们会不会想:要是早点死不就好了——我真是无聊透了,居然在想这个,不过关于最后一点,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反正我是想过的,而且做出了实践,所以和他们光说不做的做法比起来我有勇气多了。
   
    不过我们并没有同样的目标。如果他们为了证实灵魂是否存在而死——如果真的有人那么做的话——他们是为了科学献身——虽然一点用都没有;而我,这个自杀的人,是为了那个混蛋——应该吧。
   
    好吧,这就要说到那个混蛋了。他就好啦,躲在六英尺的地底下,把我一个留在上面,完全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等我下去——如果他们按我遗嘱做的话——我肯定骂死他,啊不对,他已经死了。
   
    事情大概发生在四个多月前。
   
    他死了。死于一场车祸,并不惨烈,也不是他的错,很普通的酒驾事故,说是普通,那是因为每年因车祸而死的人大概有三千五百人。但是,当出事的人是你最爱的人的时候,所有的数据就会变成一个真实的人,你爱的人,那么,事情就不可能普通。
   
    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推向另一边。而那一刻,没有像电影里的慢动作,没有尖叫,甚至连刹车声都没有,就只有那么四分之一秒,一声闷响,而那辆红色跑车甚至速度都没有一点减缓,径直地扬长而去。他躺在地上,满脸都是血,艰难的呼吸着,看着我。而我,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让他躺的舒服点,大吼着向路人寻求帮助,颤抖着拨打着求救电话,支支吾吾地说着我们所在的位置,然后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而他,只是一直把手举起来,靠近我,抓住我不断颤抖的手,握紧,给我安慰。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就连他和我紧握的双手之间都充满了他的血,他很艰难的勾起嘴角,想给我个笑,可也许是他太痛了,那个笑看起来比哭还难看,搞得我想哭了,吸了吸鼻子,把眼泪忍了下去——他不喜欢看我哭。血从他身后渗出来,顺着他的棕色长头发到我面前,他的蓝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像是怕我消失,又像是想把我刻在脑里。他试着跟我说话,但只能艰难的发出几个气音,我怀疑他的肺可能被他碎掉的肋骨戳破了,呼吸都困难,所以我叫他不要再说话了,他捏了一下我的手表示回应。
   
    我们就这么静默的度过最后一段时光,不需要语言我们就能理解彼此,这已经是默契。
   
    我能感觉到他的疼痛,必定是生不如死。据后来的医生说,他的整个后颅都裂了,整个后背肌肉都撕裂了。而我却好好的,被受重伤的他握着手,像是什么事故都没有发生过,像是平常那样,但那是最后一次我们的牵手。
   
    谁又能想到,一次平常的逛街,一次平常的拌嘴的结果竟然是永别如此残酷呢?
   
    “没人能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许下一秒我们就死了呢?所以我们要尽情享受!不然老了就后悔了!”他曾嬉皮笑脸的对我说这句话,来骗我进酒吧,纯粹就是想把我灌醉了套话,无非就是像小孩子一样的:“你最爱谁?”“谁是你最喜欢的人?”之类的,这家伙真的很不害臊。
   
    可是,现在,我还没老我就后悔了。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玩的,不是各自那么辛苦的打工赚钱上大学,然后周末挤出那么一晚上来玩然后搞得如此下场。
   
    无论你让我说多少次,问我多少次以前我觉得很幼稚的问题,我都会给你唯一而且明确的答案。我们可以拿着积蓄全世界玩,即使到最后没钱住桥底也行。或者整天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跟家里两个大毛球睡一天;做所有刺激的事情,买一辆超帅的摩托车在公路上狂奔,然后给警察玩速度与激情。都行,都依你的,只要你别这样躺着,躺在血泊里握着我的手安慰我,我一大老爷们用不着你安慰。
   
   
   
   

评论

热度(3)